除却伊朗和沙特,或许OPEC其他小国更有望助力油价上涨

在OPEC成员国中,伊朗和沙特一直占据石油产量的主导地位,直接影响油价的上涨和下跌。为削减全球原油过剩库存,伊朗和沙特等许多国家签订减产协议,但依然有些小国,例如尼日利亚吗,叙利亚,利比亚等不受协议束缚,因此他们的产量显得至关重要。

如果要问最近几个月影响油价走势的两个主要产油国,答案应该是伊朗和沙特没错了。因担心伊朗因受到美国制裁而不得不削减供应,油价此前一度飙涨至四年高位,不少分析人士讨论油价重返100美元的可能性。美国对伊朗石油的制裁始于11月4日,华盛顿方面表示要停止对德黑兰的所有燃料出口。沙特阿拉伯表示,尽管沙特新闻记者贾马尔·卡尔佐吉遭遇杀戮事件越来越孤立,但它仍将保持市场供应,并且有迹象表明中东的原油出口正在上升。

美国却并不想要这么高的油价,甚至要求沙特增产来抵消伊朗的影响。虽然沙特表面上答应了,实际上也没看到什么大的变化,但最近发生的记者失踪案好像却让沙特真的要妥协了。美国这边说着要考虑制裁沙特,本来许多人还猜测沙特可能要以石油禁运来还击。然而,沙特昨天却暗示可能增产至1200万桶/日,令油价一日暴跌近5%。有人担心沙特阿拉伯可能会削减原油供应,以报复因对Khashoggi的杀戮而对其实施的制裁。沙特能源部长哈立德·法利赫周一表示:“无意做到这一点,沙特阿拉伯将在世界能源市场上发挥“建设性和负责任的作用。”经济学人信息部能源分析师彼得·基尔南表示,沙特阿拉伯削减石油供应将是自我挫败,因为它可能会失去市场份额给其他出口商,同时失去其作为市场稳定行为者的声誉

CNBC报道称,有两个欧佩克成员国将在不久后决定油价能否回到三位数的水平,但并不是沙特和伊朗,而是产量不那么稳定的尼日利亚和叙利亚。这两个国家近年来产油量波动较大,且国内都面临着选举换届的政治动荡。

先看尼日利亚这个非洲最大的产油国,两年前武装分子曾破坏了该国原油设施,导致尼日利亚原油日产量减少了40万桶。巴克莱银行能源市场研究主管Michael Cohen称,原油市场参与者需要关注尼日尔河三角洲的武装行动。该地是尼日利亚的南部产油区,武装分子曾在2006年、2009年发起攻击,近年来冲突事件也在不断增多,今年10月还发生了一起因原油盗窃而引发的输油管道爆炸事件。

虽然尼日利亚驻欧佩克代表Mele Kyari上周曾表示,该国今年9月底的产量已升至200万桶/日,未来仍将继续增加,但分析人士担心,更换领导人可能会影响政府与武装分子的关系,进而破环原油生产。Cohen表示:

“尽管我行认为油价不太可能重回100美元的位置,但2019年2月的尼日利亚选举可能会是改变这一观点的最大风险。”

而对于叙利亚而言,近四年来,该国政府和反对派的内部冲突经常打乱原油生产和出口。观察人士担心,新的选举可能还会引发新一轮内战。全球风险顾问机构Verisk Maplecroft 的中东和北非分析师Hamish Kinnear表示:

“虽然最近的冲突对利比亚的石油供应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但猖獗的不安全因素可能会在未来6个月内造成严重破坏的风险。“

虽然叙利亚9月的产量增加了逾10万桶/日,有利于抵消伊朗原油供应减少的影响,但如果该国发生像6、7月份那样的冲突,都将导致供应出现严重缺口而使油价飙升。

RBC Capital Markets的全球商品策略师Helima Croft指出,尼日利亚和叙利亚这两个国家在决定油价的走势上将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最令人担心的就是这些不确定性的原油供应国。RBC也曾警告其客户称,这两个国家的产量时不时地减少50万桶/日,新的选举活动可能还会带来更多不确定因素。

50万桶是什么概念呢?这其实只是全球每天原油需求的0.5%,听起来似乎不多。但在伊朗原油出口削减100万桶/日的背景下,这种不确定性对全球能源格局的影响要比实际数量更大。Helima Croft表示:

“再加上委内瑞拉的原油出口持续下降,如果伊朗的原油供应真被切断了100万桶/日,那么油市将无法承受另一个主要产油国的产量下滑。

目前国际政局动荡,中期选举,英国脱欧,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等等都将影响原油的产量,从而影响油价的走向。

2018年10月24日 15:06
网站首页    市场资讯    除却伊朗和沙特,或许OPEC其他小国更有望助力油价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