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顶部
  • 28099855
  • 微信二维码

油市风暴再起,伊朗出动最后的杀手锏,俄罗斯放出烟雾弹

每次欧佩克组织要开会的时候,俄罗斯都使用“放弃减产”烟幕弹?油市突发频现威胁油价,今晚重磅报告透露油市玄机。

距离欧佩克组织和其盟友举行减产会议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但是俄罗斯方面就是否继续加入增产协议一事似乎已经开始摇摆不定,其频频放出的“烟雾弹”令市场担忧。

今年4月底,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俄罗斯已经做好准备,不仅会满足中国的需求,还会满足全球各地石油买家的需求。这被市场视作是俄罗斯再次考虑增产的一大信号。

俄罗斯此举对于市场而言见惯不怪。自2017年1月以来,在对各方对所达成的供应和生产协议进行表决和实施时,俄罗斯就总是拖累欧佩克组织的减产计划实施进程。同时,有趣的是,自2017年之后,在每次欧佩克会议召开之前,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内的俄罗斯高官都会暗示放弃减产协议。

4月初,俄罗斯总统普京直言:“未准备好表态俄罗斯是否将会减产,俄罗斯不应该停止产油。”虽然俄罗斯方面同意和欧佩克+必要时在今年下半年进行对话,但是俄罗斯方面也正在关注委内瑞拉和伊朗局势对油市的影响。六月大会在即,俄罗斯就减产承诺发出的信号愈发模棱两可。



其实,俄罗斯对于减产协议一事摇摆不定,有其自身的利益考量。

今年2月初,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Rosneft)总裁谢钦(Igor Sechin)曾在一封给普京的信中称,俄罗斯与欧佩克组织达成的减产协议是“战略威胁”,把原本属于俄罗斯的国际石油市场份额拱手让给了美国。

实际上,俄罗斯多家石油公司也一直不乐意减产,但欧佩克+协议一直在干预这些公司的增产计划。虽然俄罗斯本国预算受益于高油价,但增产对俄罗斯企业来说也很重要——这些企业致力于开发新的油田,抵消乌拉尔地区和西西伯利亚成熟油田减产所带来的影响。莫斯科投资公司Finam分析师Alexei Kalachev透露道,俄罗斯的石油公司认为产量和油价一样重要,缺一不可。

除了该国油企的施压,俄罗斯本身的产油情况也让市场大大提高俄罗斯的增产预期。早在2018年12月俄罗斯便承诺将在2019年前六个月减产22.8万桶/日,但是直到目前尚未达成这一目标。相反,俄罗斯对于增产以填补伊朗原油生产的空白似乎留有更大的兴趣。

同时,俄罗斯输油管道污染事件导致俄罗斯的产量出现了大幅的回落。消息称,俄罗斯5月1-6日原油产量下降至1119万桶/日,4月为1123万桶/日,同时5月初俄罗斯产油商已经减少65万桶/日对俄罗斯石油运输公司的原油供应。

欧佩克组织对于俄罗斯的产量犹豫和油市乱局,虽无可奈何但必须应对。美国宣布全面制裁伊朗原油出口的同时,同时也扔给欧佩克几个重型炸弹——伊朗被制裁后,六月以后原油供应将会减少多少?而沙特和阿联酋等拥有闲置产能的欧佩克成员国,若要抵消伊朗石油产量的损失的话,还需要增产多少呢?这都是一个个急需欧佩克解答的大问号。

对于增产问题,沙特阿拉伯表示,它准备满足所有市场对石油的需求,并将一如既往地“致力于稳定市场”;同时沙特重申,在看到市场上的实际石油供应情况之前,不会匆忙增产。

油市众多未知之数中,唯有一件事可以确定——欧佩克组织更难去预测未来的油市供应情况。俄罗斯恢复通过Druzhba管道向欧洲运输原油、利比亚冲突升级、沙特油轮在阿曼湾遇袭以及委内瑞拉减产等突发事件,带给供应链太多的不确定性。基于如此市场乱局,汇丰将2019年布伦特原油价格预期从65.2美元/桶上调至67美元/桶,以反映伊朗石油豁免到期后市场供应短线趋紧的情况。此外,汇丰预计伊朗原油供应将下降70-80万桶/日;因料沙特和阿联酋不会立即采取行动来弥补供应缺口,短期市场供应或进一步趋紧。

今晚欧佩克将公布月度市场报告,关于油市供需情况的最新预期也将出炉,投资者可以紧密关注报告中的新线索。而鉴于俄罗斯目前尚没有明确表示放弃减产,最终该国是否减产,应该要等到6月会议才能尘埃落定。

据路透社援引了解伊朗与欧盟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称,伊朗坚持每日至少出口150万桶石油,以此作为伊朗留在国际核协议中的条件;据悉,该产量是美国制裁下5月预期水平的三倍

四名欧洲外交消息人士说,伊朗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和多名西方官员最近举行了会晤,并在会上通报了这一数字,但没有以书面形式记录下来。

去年春天,美国单方面退出了2015年伊朗与六个世界大国达成的旨在遏制伊朗核计划的协议,之后美国于11月再次对伊朗石油出口实施制裁。为了将伊朗的原油出口减少到零,美国在5月初终止了允许伊朗石油主要买家继续进口6个月的豁免。

制裁已经使伊朗石油日产量减少了一半以上,从去年280万桶的峰值降至100万桶或更少。

一位伊朗官员本月对路透表示,出口可能从5月降至每日50万桶。伊朗威胁说,如果美国成功迫使所有国家停止购买伊朗石油,伊朗将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并中断邻国的原油运输。霍尔木兹海峡是一条主要的石油运输路线。

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去年为欧洲大国提出了一系列条件,如果它们希望伊朗留在核协议中,包括继续购买伊朗石油。哈梅内伊没有具体说明伊朗将接受何种最低限度的石油销售,才会遵守协议,或保持海峡畅通。

一位欧盟官员表示,伊朗方面没有具体说明,但他们希望确保产量恢复到制裁前的水平。其他消息人士称,伊朗的需求似乎在150万至200万桶/天的大致范围内。

一名出席纽约会议的消息人士表示,“扎里夫明确表示,他们希望(每天)出售200万桶石油,基本上相当于特朗普退出协议前伊朗的石油出口量。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严肃的要求。这是不可能的,伊朗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扎里夫在4月份访问纽约期间还表示,伊朗每天只能出售50万至70万桶石油。记者无法联系到伊朗石油部和外交部置评。

伊朗副外长Araqchi上星期说,如果想要伊朗留在核协议内,伊朗的石油销售应该达到制裁前的水平,或者至少“开始恢复”到制裁前的水平。

Araqchi还表示,伊朗的另一个条件是完全获得石油出口收入,并随心所欲地使用这些收入,而不仅仅是欧盟国家提议的食品和药品。

根据伊朗今年的预算,政府的收入的三分之一——1425万亿里亚尔(339亿美元)——应该来自石油和天然气出口。该预算是基于原油价格预估为每桶50- 54美元,美元兑里亚尔汇率预估为57000里亚尔,这意味着如果伊朗原油日产量达到至少150万桶,该国经济将保持可持续发展。

欧盟官员还估计,伊朗每天需要出售150万桶石油才能维持经济,日产量低于100万桶可能会带来困难和经济危机。伊朗石油销售的一部分流向该国的主权财富基金和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用于生产费用和其他成本。

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今年将分配给该财富基金的石油收入比例从30%降至20%,原因是随着美国制裁的影响,预计出口会下降。政府还通过向多个邻国出口天然气获得收入。

在2012年之前的制裁期间,伊朗的石油出口曾跌至每日100万桶左右,推高了通胀。伊朗官员誓言,今后将防止类似的价格飙升。

不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美国更严厉的制裁可能会使伊朗今年的通胀率升至37%,为199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伊朗曾是欧洲最大的石油供应国,但其出口逐渐被欧洲买家切断。

一位欧洲高级外交官表示:“伊朗的真正问题是石油出口,但伊朗必须向印度等国提出这个问题。这份协议的存续是一项普遍义务,而不只是伊朗人一直声称的欧洲义务……如果我们想挽救这笔交易,之前的石油买家就必须继续购买石油。”

伊朗表示,将在“灰色市场”出售石油,以逃避美国的制裁,但没有透露细节。

在美国退出该协议一年后,伊朗周三宣布采取措施放松对其核计划的一些限制。鲁哈尼在写给协议其余签署国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等国的信中,向他们发出了60天的最后通牒,要求他们保护伊朗的利益,否则伊朗将重启高级别铀浓缩活动

但一位外交官说,这封信没有详细说明伊朗的经济要求,特别是它希望出售多少石油。

他说:“他们(伊朗人)在这项协议上迈出了一小步。我认为他们会对来自欧洲的一个小的、对等的步骤感到满意,”另一位消息人士说。“对等的步骤不会涉及石油。我认为在石油问题上没有太多可做的。”
2019年5月14日 16:11
网站首页    市场资讯    油市风暴再起,伊朗出动最后的杀手锏,俄罗斯放出烟雾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