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顶部
  • 28099855
  • 微信二维码

黄金暴涨,或已见顶,原油暴跌,欧佩克或无能为力

周一的一场股市大血洗,令全球500名最富有的人总计损失了1390亿美元,创2016年10月彭博亿万富翁指数开始追踪该数字以来的最大财富缩水。

疯狂过后,抛售狂潮是否真能消退?但从今日亚市早盘的情况来看,不确定性仍大。

日本市场因昨日休市,今日开盘补跌。日经225指数开盘大跌4.48%,跌至去年10月底以来新低;日本东证指数开跌2%,跌幅随即扩大到3.6%。



但美国股指期货涨幅扩大,A股开盘后,标普500指数期货涨1%,道指期货涨0.89%,纳指期货涨1.26%。 

A股低开,波动较大。上证综指开盘跌1.62%,深成指跌1.99%,创业板指跌2.02%,但十分钟后左右,创业板指率先翻红,深成指跌幅收窄至0.36%,沪指现跌0.97%。到了早盘尾盘,股指突然又加速下跌,创业板跌幅迅速扩大至4%,深成指跌超3%,但创业板指午后再度翻红。 



现货黄金继续退守,已经跌至1650美元/盎司附近。



截止09:45,美、布两油日内涨幅均超0.5%,分别报51.69美元/桶和56.64美元/桶。 



交易员们经历了怎样的“噩梦”?

据彭博,周一当天有超过105亿股股票交易,价值5630亿美元,当时股价波动的指标激增,Cboe波动率指数攀升至25。

但这种情况下,与我们通常看到的报道不一样,交易员们并不恐慌,而是超淡定。四位首席交易员们是这样谈论他们在股价崩跌中的感受的:

太平洋人寿基金顾问资产分配负责人Max Gokhman :

“我们今天(24日)交易了一些股票期货,公平地说,它们通常具有很高的流动性,我们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而且我还没有收到任何经纪人关于其流动性问题的消息。到目前为止,人们并不太担心流动性,许多投资者仍想买入。当然,随着更多负面消息的出现,他们正在出售股票。从今天早上在各个办公桌上与人们交谈的情况来看,今天的话题都倾向于防御、看跌期权和抛售,但没有什么会造成流动性紧缩。”

德意志银行财富管理公司的高级股票交易员Delores Rubin:

“流动性不是问题,市场也非常有序。我怀疑仍然有大量的投资者渴望投入更多的资金来操作,但是他们正在试图确定我们是否还有更多的担忧,要么等待,要么投入。当我们收盘看到大幅下跌时,人们很担心这个疫情将持续多久。”

富国证券(Wells Fargo Securities)股票策略主管Chris Harvey:

“在我们的股票服务台上,我们没有看到恐慌性抛售。实际上,最好还是到服务台交易。衍生品交易商很忙,并且采取一些套期保值和一些货币化套期保值行动。与利率交易员进行的对话表明,焦点集中在凸出套期保值上,而担忧的是,收益率走势可能会非常不稳定。”

NorthCoast Asset Management LLC的首席交易员Frank Ingarra:
“我们今天(24日)一点也不活跃。我们想拭目以待,看看会发生什么,使用逻辑,看看市场如何消化新闻。我们想看看下跌将如何影响估值和技术指标,以了解我们应该如何投资,这需要一些时间来确认。在客户活动方面没有什么特别的。顾问正在打电话并进行常规通话,但仅此而已。我没有感到任何恐慌,也没有听到任何恐慌。我们仍然有大约75%的投资。”

看得出来,他们并不担心流动性的问题,也不担心恐慌性抛售,更多的是在寻找入场的机会。

美股真的可以抄底了吗?

暴跌过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巴菲特都有喊我们抄底股市的意思。那么,真的可以抄底了吗?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只能从历史吸取经验。

根据Bespoke Investment集团的数据,本周一(24日)是标普500指数自2009年3月以来第19次在周一下跌超过2%。按过去经验,该指数大幅下跌后,第二天平均止跌反弹1.02%,因为投资者将在短期内大举买入。早前的18次历史经验显示,有将近17次,标普500指数在随后的一周实现反弹,平均涨幅为3.16%,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平均涨幅为6.08%。



但Bespoke Investment集团的联合创始人Paul Hickey表示:
“我们不知道美股后市走向,这就是问题所在。随着疫情数据披露,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答案。其他国家的数据正受到市场密切关注,这就是为什么意大利和韩国病例增加,理所当然地吓坏了许多投资者。”
为什么偏偏是周一?

上周,许多交易商都以为苹果公司的销售警告会打击全球市场,但并没有。岂料一周后,美梦最终破碎,我们有理由要问:为什么这个星期一才是股市最终崩溃的那一天?

事实上,疫情扩散已经不是一天两天,难道周末新闻中有什么导致了股市平静的破灭吗?搞清楚这个问题,对我们后市判断趋势应该会有帮助。以下是全球各地顶尖策略师们的看法:

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全球市场研究董事总经理Alec Young:

“我们早就知道这会减缓经济增长,破坏全球供应链。最新的催化剂是意大利爆发了重大疫情。它恰好靠近米兰,米兰显然是意大利的金融中心,并且也靠近德国南部和瑞士,这两个地区加在一起实际上就是欧洲的制造业中心。病毒也到了韩国(全球主要的出口中心),这加剧了不确定性。对于一般的消息,市场很能消化,但这次不一样,信息每次来得少量又零碎,还会持续很多久。这非常危险,可惜许多人从很早开始就对此不屑一顾。”

日本Sundial 资本研究总裁Jason Goepfert:

“过去几周我们看到了狂躁交易的迹象。从特定股票的大幅上涨到散户交易量飙升到历史高点,再到家庭信心创下历史新高,期权交易商的信心高到几乎令人难以置信。一般的股票跟不上他们的指数。有迹象表明,几周来主要平均水平以下的股票动能减弱,从1月下旬开始就触发了技术警告信号。可以安全地说,那种沾沾自喜的自满几个交易日前就已经破灭。”

Bleakley咨询集团首席投资官Peter Boockvar:

“市场对这种病毒以及未来的发展情况视而不见。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当前的经济影响在全球范围内将是深远的,并且该病毒最终将消失,一切将反弹。这个过程中的事情就无法预测了。”

Baird董事总经理兼市场策略师Michael Antonelli:

“细微的变化是市场对供应链的担忧。现在,人们担心的是,在边界开始封闭的世界中,企业如何继续运作?这就是他们开始担心的问题。然后您看到了在意大利、日本和韩国爆发的疫情。如果突然之间韩国和日本不得不关闭边境,现在又关闭意大利,那么现在看来,全球经济正在陷入停顿。”

Leuthold集团首席投资策略师Jim Paulsen:

“上周3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新低,而10年期的收益率正处于风口浪尖。我认为这是抛售背后最大的罪魁祸首。所有的头条新闻都与冠状病毒有关,但我认为,更大的问题是债券市场。一段时间以来,这一直是一种长期的担忧。实际上,在整个复苏过程中一直是一种担忧。有一个说法:债券市场知道股市不知道的事情。债券市场似乎暗示着近期的灾难,而股市似乎忽略了这一点,这引起了很多担忧。”

德意志银行财富管理公司的高级股票交易员Delores Rubin:

“上周中国开始返工,因此人们觉得病毒已经得到控制。但是,来自韩国和意大利的消息,尤其是听到米兰一些大型活动被彻底取消的消息,引起了人们对长期影响的真正担忧。如果这些爆发浪潮持续存在,我们可以看到政府和公司采取预防措施的经济效果。”

所以,这些投资界的分析师们认为,疫情已经打破了股市的自满,要关注疫情的实时蔓延情况,最担心的是企业停顿、边境关闭 、供应链被破坏。这些是引发市场变盘的关键信息。有人乐观地认为,控制住疫情,一切就会反弹。也有人认为,真正的问题不在于疫情,更值得关注的是债市发出的灾难信号。

最危险的时刻是否已经过去?

恐怕并没有!根据统计,中国内地以外,疫情已经蔓延到大约30个国家和地区。意大利现为受冠状病毒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欧洲国家,科威特、巴林、阿曼、阿富汗和伊拉克均报告首次确诊感染者。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日内瓦表示:
“疫情仍然有可能得到控制,但如果一些国家失败了,如果一些国家没有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情况仍然可能失控,会对全球卫生和经济造成重大后果。”
根据世界银行的估算,这类全球公共卫生事件以及各国采取的防控措施平均一年耗费1%的GDP,今年总计可能高达约8700亿美元。一旦演变成全球大流行,则今年上半年全球的经济增长将跌至0值附近!即使可以避免全球全面扩散,但各国防疫的工作也将严重拖累短中期的经济运行。世卫组织突发事件规划执行主任莱恩(Michael Ryan)更表示,病毒可能像流感一样每年都出现。 

高盛周一已将美国第一季度GDP增长预期从1.4%下调至1.2%。高盛首席美国经济学家Jan Hatzius在报告中指出,除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得到遏制,否则风险显然偏向下行。一位白宫发言人和政府消息人士周一表示,白宫方面正在考虑要求国会提供紧急资金,以加强对快速扩散的疫情实施应对措施。Politico和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政府要求的资金规模可能达10亿美元。 

对于市场而言,如今全球降息押注卷土重来,理论上是利好黄金的。但如果一旦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多家央行释放降息等宽松信号,将为市场注入信心,刺激风险偏好回暖,股市再获动能,又会催生黄金的结利抛售潮。这就是市场的矛盾之处。

短期而言,DailyFX提醒,日线图表形态显示,要留意黄金是否会构成黄昏之星形态。一旦黄昏之星结构形成,则黄金将极大概率确认阶段性见顶,并在配合周线顶背离的情况下出现大幅度的回撤行情!不过,日内若收盘录得大阳线,则上述分析失效,金价有望打开更多上扬空间!



第一日(上周五):涨势中出现大阳线(已实现)

第二日(周一):高开,收盘在缺口之上且录得带有上下影线的星线(已实现)

第三日(周二):大跌,至少跌至第一日K线的50%下方,实体越长越佳(待实现)

 

 

着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蔓延,全球经济再次蒙上一层阴影,原油需求前景也变得更加悲观,这也导致了昨晚国际油价的大跌。而且,包括10年期美债收益率在内的全球债券收益率的下跌更进一步加剧了人们对经济的担忧,这又会进一步打压需求前景。

那么,越来越悲观的需求前景是否会迫使欧佩克+在下周的会议上做出进一步减产的决定呢?

Seekingalpha分析师Tanvir Abid认为,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尽管原油需求前景不容乐观,但欧佩克或许已经无力再加大减产力度。

目前欧佩克的产量已经跌至谷底

这里所说的低谷是指跟2014年3月份的产量进行了对比。2014年3月份的产量是欧佩克减产高峰时的最低产量,当时欧佩克官方公布的产量是2940万桶/日。为了更加严谨,Abid剔除掉卡塔尔的产量(因为卡塔尔已经退出欧佩克),再加上加蓬、刚果和赤道几内亚这些后来才加入欧佩克的国家当时的产量,调整后的产量为2930万桶/日。



数据显示,欧佩克2020年1月的日产量为2886万桶,至少是2014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该统计数据并不包括2019年9月沙特阿美设施遭受袭击后,沙特石油产量下降的情况。可见,今年1月份的产量已经低于2014年3月。

欧佩克已经过度减产 仅剩两国有余力继续减产

2019年,欧佩克+就减产协议达成了一致。欧佩克+承诺减产120万桶/日,其中欧佩克国家减产80万桶/日,非欧佩克国家减产40万桶/日。2020年1月份,欧佩克总体减产执行率为133%,这表明欧佩克当前的减产幅度已经远超协议规定的水平。而非欧佩克国家的减产却比承诺的要少,据彭博统计,非欧佩克国家在去年12月的减产执行率只有58%。

Abid将欧佩克1月份的产量跟2014年3月份的产量,以及欧佩克各国合适的产量水平(参考水平)进行对比,以确定欧佩克内部是否存在进一步减产的空间。

如下图所示,横轴上半部分表示剩余的减产空间,显示当前产量与2014年3月的对比。如红色条形图所示,只有沙特和阿联酋的日产量分别高出水平轴17.7 万桶和28.2 万桶。



这里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排除了伊拉克,因为它在2014年3月的产量受到地缘冲突影响。这意味着,尽管它的当前产量高于这个值,但仍比460万桶/日的配额低15.2万桶。因此,除非伊拉克首先同意降低其产量的参考水平,否则不太可能进一步降低产量。其他所有国家的产量都低于2014年3月的水平。

横轴下半部分表示各个产油国当前的减产水平。几乎所有的产油国在一月份的产量都低于他们的参考水平。科威特的产量不仅低于上述两个阈值,甚至也处于其历史产量的低点。阿联酋的产量比配额低13.4万桶/日。再来看看沙特,其产量已经比参考水平低了90万桶/日。

因此,除了沙特和阿联酋以外,似乎没有哪个欧佩克产油国(甚至科威特也不例外)有大幅减产的空间。现在从理论上讲,尽管阿联酋和沙特可能会强制进一步减产。阿联酋还能再削减15-20万桶/日的产量,沙特可以减产约20万桶/日,达到950万桶/日的产量水平。

然而,能力归能力,我们还要看这两个国家是否还有单方面加大减产的意愿,或者说他们真的需要进一步实施减产么?

Abid认为答案是否定的。很多人都认为油价的不断下跌会迫使沙特极力推动减产。但目前的油价似乎还不会让沙特太过着急。而阿联酋就更不用说了,阿联酋能源部长已经在周一表示,疫情的影响很小,对原油市场的影响只是暂时性。这也显示了它暂时不急着减产。

Abid还列出了沙特和阿联酋其实并不着急减产的其它原因:

首先,伊朗、利比亚和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存在较大的上行风险。数据显示,利比亚1月份的产量大幅下降了34.4 万桶/日,降至79.6 万桶/日。在此之前,在2018年和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该国的平均产量超过100万桶/日。委内瑞拉和伊朗的石油产量似乎也已跌至谷底。他认为,这三个国家的的产量已经跌至不能再低的地步,后续很可能会回升。在这种情况下,通过进一步减产,沙特和阿联酋可能会面临失去它们在欧佩克内部市场份额的风险。

此外,如果沙特没有拉上俄罗斯等非欧佩克国家,进行单方面加大减产,且不说沙特很难凭一己之力拉高油价,即使它做到了,也将付出巨大的代价——市场份额将大量被美国和俄罗斯抢占。

Abid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沙特实际上对减产的需求并不是非常迫切。沙特2020年的预算收入估计是基于60美元/桶的布油价格和980万桶/日的产量来计算的。目前,布伦特原油价格徘徊在略低于满足沙特预算的水平,尚未给其带来实际压力或负担。对于沙特而言,如果产量过度削减,就算油价涨至其满足其预算的水平,也没有无济于事。

如果疫情在国外继续蔓延,而下周欧佩克也真的没有做出进一步减产的决定,那么油价将岌岌可危。
2020年2月25日 13:49
网站首页    市场资讯    黄金暴涨,或已见顶,原油暴跌,欧佩克或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