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的报复计划会否失败?美国页岩油能熬过这一波价格战吗?

自油价战爆发以来,市场不断传出关于沙特增产背后的“阴谋论”,其中传播度最高的版本是,沙特增产行为是出于报复,该国希望利用低油价将美国页岩油排挤出市场。因此这场战役是关于石油定价权的一次全方位争夺。

之所以称之为“报复”,是因为沙特在2014年的时候也曾发动油价战,企图打击正在兴起的美国页岩油业。
当时油价一度从高点的每桶100美元以上降到每桶30美元以下。

然而,得益于开采技术进步和大举融资,一些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仅需布伦特油价维持每桶30美元就实现了盈亏平衡。那次价格战未能真正打垮美国页岩油产业,却最终促成2016年底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减产协议。


今年3月,欧佩克大会上俄罗斯“撕破”减产协议,甚至几乎和欧佩克“一拍两散”,憎愤之余,沙特重新看到了机会:沙特大可以通过增产排除异己——凭借其超低的产油成本价,沙特可以在低油价环境下盈利,但其竞争对手俄罗斯和美国的原油产业未必能存活。

这当然是一个极高风险的赌博。我们假设,沙特确实抱有这样的野心,如果沙特发起油价战的目的是打击页岩油,那么它能成功吗?

从直觉和最近的事实来看,沙特的“计谋”好像奏效了。
4月1日惠廷石油公司申请破产已经为美国页岩油行业高鸣警笛。Rystad Energy警告,如果油价保持在每桶20美元,今年美国140个石油生产商可能会申请破产,到2021年又有另外400个石油生产商被迫清盘。
然而Oilprice分析师SALMAN GHOURI构建了一个模型进行分析,却得出一个结论:和2016年一样,沙特根本无法“赶跑”美国页岩油行业。

以2022年12月的WTI原油价格为基准,这位分析假设了三种情况,测量美国页岩油存活/破产的可能阈值:
①在预测期内油价逐步上涨至56美元/桶(参考情况)

②在预测期内油价仍低于39美元/桶(低油价情况)

③在预测期内油价增加至74美元/桶或以上(高油价情况)
这三种情况对应下图2的三种情况,即到2022年12月,WTI原油价格在三种情况下的预测变化曲线。图1展示的是从2007年1月至2020年2月WTI原油平均月度价格的历史数据。



分析师采用了2007年1月至2019年12月美国阿纳达科、阿巴拉契亚、巴肯、伊格福特、海恩斯维尔、二叠纪尼布拉拉州这七个页岩油产地区的月度原油产量历史数据,以及同期美国页岩油总产量的历史数据。

根据每个地区的历史数据,分析师计算得出在三种情形下美国不同页岩油产区的产量预测曲线(对应图3-图9)以及总产量预测曲线(图10)。









结合图2的油价预测,分析师得到以下两个发现:

①油价暴跌的环境下,所有地区的美国页岩油产量将下降,而一旦油价回升,页岩油生产也得以恢复,恢复时间因地区而异。
例如,一旦油价升至49-50美元/桶,美国几乎所有地区的页岩油生产都将恢复活力,除了阿巴拉契亚,该地只有在油价升至59美元/桶时才会恢复平时生产水平。
油价变化存在滞后性。即当油价下降/上升时,产量不会立即下降/上升,而是需要六到八个月的时间传导。当油价上涨时,反应时间还会长一些,大概需要八到十个月美国产量才会增加,反应的时间也因地区而异。
例如,在基本情形,即油价缓慢升高,到2022年12月才上涨至56美元的情形下,阿纳达科、巴肯和伊格福特的产量于2020年11月触底;二叠纪会早一些,于2020年10月触底,而尼布拉拉则于2021年5月才触底。
若将所得数据汇整在一个表格中,结果将会更加直观(单位:百万桶/日),第二列是2月20日该地区的原油产量,第三至第五列分别是参考情况、低油价情况和高油价情况的产量预测。



可以发现,在低油价情况下,即油价保持在20美元至39美元/桶之间,所有地区的产量都下降了,美国页岩油生产将受到打击——到2022年12月,页岩油产量将比2019年12月减少1720万桶/日。

而在高油价情景下,所有地区都超过了2019年12月的产量水平,美国页岩油总产量在2022年12月增加至9560万桶/日,远高于2019年12月的9120万桶/日。

结论

综上,沙特的“计谋”可能不会成功,理由如下:

①根据历史数据,低油价对页岩油生产的影响存在延时情况,可能需要8-10个月才能真正构成冲击。

②在油价构成冲击之前,美国政府的出手干预将支撑油价
这是与过去不同的关键点,尽管当前页岩油行业已经出现部分破产的现象,但美国政府将出手干预,政府已经决定购买7700万桶石油用于战略石油储备(SPR),此举旨在使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免于可能的破产。

特朗普周一讲话中强调,为了保护美国石油工业,政府保留征收关税的选项。
从一个长时间维度来看,油价必然会反弹。根据模型,一旦油价反弹至50美元,页岩油工业又将重焕活力。

④与美国页岩产业相比,沙特继续奉行这一战略的后果对欧佩克和其他产油国的危害可能更大。因为低油价导致的进口收入减少将重挫国家财政,损害经济。

结果是,沙特可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沙特的低油价策略可能扫除了部分业绩不佳的美国油企,但自己却因为油价下跌而损失了石油收入,陷入困境。

更重要的是,这可能反映一个事实:沙特原油在油市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美国页岩油已经在全球油市占据极为重要的角色。

在欧佩克+紧急谈判即将召开之际,挑起这场油价战的沙特会有所让步吗?这场谈判,或将影响它的命运......

 

周二早间,全球多数资产开盘上涨。

现货黄金上破1670关口最高涨至1671.95美元/盎司后回落,下破1660关口。黄金期货6月份交割合约在纽约商品交易所一度上涨2.6%至1737.20美元/盎司,创下2012年以来最高水平。现货白银一度上涨2%后小幅回落,最高触及15.42美元/盎司。

 下载交易侠

WTI原油期货涨3.11%,之后涨幅扩大至4%,报27.14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开涨2.27%,之后涨幅扩大至3.06%,报34.06美元/桶。内盘期货开盘多数上涨,燃油涨2.5%。

 下载交易侠

早间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没有人要求他削减美国石油产量。如果欧佩克要求美国减产,他将会做出决定。作为对市场的反应,美国石油生产商已经自动减产

上周三美国页岩油商Whiting Petroleum向德州法院申请第11章破产保护,涉及36亿美元债务及73亿美元资产,成为在油价暴跌之际首家申请破产的大型上市公司。澳新银行预计,2020年美国页岩油产量跌约10%。

另外,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省长Kenney与欧佩克部长就油市进行了对话,他呼吁欧佩克停止向石油市场大量供应原油,并表示正在研究北美应对欧佩克+“倾销”的方式

油价本周需要重点关注两场会议:周四欧佩克+紧急会议和周五的G20国家能源部长紧急会议。据悉欧佩克+邀请了额外7个国家参加会议,包括巴西和挪威。

2020年4月7日 14:57
网站首页    市场资讯    沙特的报复计划会否失败?美国页岩油能熬过这一波价格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