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再度暴跌,这次和3月9日沙特石油价格战的异同点有哪些

继前一天美国WTI原油5月合约价格因为交割因素跌至创纪录的负值以后,昨天WTI原油价格(连续合约)再度大跌,盘中跌幅近70%,收盘13美元,下跌35%。受此拖累,欧美股市波动再现并普遍大幅走低,标普500指数下跌3%,纳指一度跌4%。相应的,美元走强,黄金回落,美债利率小幅走低。

近期油价再度剧烈动荡,很容易让人联想起3月9日因沙特和俄罗斯无法达成减产协议导致油价大跌,进而加剧了后续全球市场动荡和流动性紧张的局面,因此引发普遍关注。

就此,我们针对这一最近进展,点评如下。

3月9日油价大跌是加剧全球资产动荡并最终造成流动性紧张的重要导火索和转折点;后续油价走势和潜在影响值得密切关注。以美股市场为例,从2月19日高点以来,此轮动荡基本经历了避险、流动性紧张、流动性情绪改善但盈利下修这三个阶段,其分别特征为:

1)避险(2月19日~3月9日):避险涨风险跌、美元走弱,突出标志是3月6日盘中10年美债一度降至~0.3%的历史低点。2)流动性紧张(3月9~23日):避险风险同跌、美元走强。3月9日油价骤跌使得形势急转直下,因此引发的信用冲击升级和被资管机构放大后的剧烈波动迅速加剧了流动性紧张;避险资产同样被抛售,10年美债一度走高至~1.3%;同时美元走强、资金流出新兴市场。3)流动性和情绪修复但盈利下修(3月23日至今):避险和风险同涨、美元走弱。3月23日美联储购买信用债成为金融市场流动性缓解的拐点,也是回过头来市场的一个底部。不过,盈利开始快速下修。

尽管此次油价大跌有一定的期货合约交割的技术性因素,但作为重要的商品和金融资产,不论是从投资者风险偏好、还是因此可能带来的交易商和资管机构的流动反应(比如追踪WTI原油表现的ETF产品USO)、以及对于能源公司和相应高收益债的影响,都值得密切关注。

实际上,近期我们也的确注意到一些流动性略有趋紧的端倪,如Libor-OIS以及商票利差抬升、信用利差走扩等等,结合我们大宗组对于短期内油价依然面临较大的过剩以及6月合约平仓(5月19日交割)压力,因此后续动向值得密切关注

此次油价大跌如此剧烈有一定技术性因素,市场反应也略有差异;但背后反映了海外疫情持续下对于需求的打压,继续关注“薄弱环节”。前一天跌至创纪录负值的WTI原油5月合约(4月21日交割)和昨天继续大跌的6月合约(5月19日)都面临较大的平仓压力,这在库存处于高位但需求依然疲弱的背景下,引发交易商不计代价的抛售以及避免现货交割

不过此次市场的反应和3月9日油价大跌略有不同,表现为主要的能源公司跌幅相对可控,能源板块昨天跌幅1%,甚至小于标普500指数的跌幅。追踪能源勘探开采企业的ETF产品XOP的跌幅也相对稳健。我们猜测着不排除与上述技术性因素导致油价大跌有关,当然也有滞后反应的可能性。

但无论如何,从中期来看,油价的持续走弱更多还是反映了在全球疫情持续、甚至部分新兴市场“第三波”再度升级的背景下对需求的打压和拖累。因此,在这一背景下,美国页岩油公司以及相关的高收益债资产可能会持续处于“紧绷”的状态,这也是我们需要继续关注的“薄弱环节”。前期页岩油开采公司Whiting Petrol申请破产 也提醒我们高收益债市场的压力依然存在。在当前1.13万亿美元的高收益债存量中,能源高收益债规模1075亿美元,占比9.5%,其中勘探开采与设备服务公司规模398亿美元,占比3.5%

不过,从尾部风险角度,美联储政策兜底对于缓解信用冲击有明显效果。美联储在3月23日开启购买信用债和4月10日推出包括购买部分高收益债(所谓“堕落天使”)的2.3万亿美元规模信贷支持方案,明显缓解了此前因为信用冲击导致的流动性紧张局面,这也是与3月9日油价大跌后引发一系列连续反应和流动性紧张最为明显的不同。因为相比单纯的如降息、回购甚至QE等流动性投放,直接购买信用债的操作更为对症下药,使其成为流动性紧张的观点和市场阶段性的底部。

当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已经迅速抬升至6.2万亿美元,而且前期国会通过的刺激法案(CAREsAct)给财政部4540亿美元的直接拨款在美联储4月10日推出的2.3万亿美元信贷支持计划中作为本金撬动杠杆仅用掉一半左右,因此后续仍有“弹药”。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尽管仍可能面临油价大跌带来的波动与风险,但是美联储的政策兜底从缓解甚至避险尾部风险角度还是将起到一定积极作用

近期美股市场持续反弹反应的是政策支持和对疫情乐观预期,但面临的问题是估值偏高、盈利持续下修。3月23日之后货币和财政政策的持续加码对于缓解市场压力和反弹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同时对于疫情拐点甚至复工的乐观预期也提振了市场情绪。政策支持和乐观预期盖过了同期来自基本面的“坏消息”,虽然盈利持续下调,但估值的持续抬升起到了抵消效果,进而推动市场持续反弹。

经过近期的反弹和盈利下调后,估值已经明显偏高。在本周前两天下跌前,美股12个月动态估值已经升至19.8倍的高位,不仅超过2月19日下跌前高点,也高于历史长期均值(15.8倍)上方一倍标准差(18.8倍)。与此同时,随着一季度业绩期的开启,盈利的下调压力却在不断加大,目前隐含的标普500指数2020年EPS增速为-13.6%。结合我们自上而下预测全年-25%的盈利下滑看,未来或仍有下调空间,而目前正在披露中的1Q20业绩期中分析师结合管理层更新的指引可能就会形成一个密集下修期。静态测算,如果2020年盈利如我们预期的下滑-25%,同时考虑到2021相应的调整和日期向前滚动的效果,在当前价格水平下,12个月动态估值可能进一步被动抬升至21~22倍左右,为2000年科技泡沫以来的新高。

当然,考虑到估值自身的特性,相对估值的高位在乐观预期和流动性支持下未必一定以大幅收缩的形式实现修正,特别是一些投资者目前越过2020年增长下滑而更多聚焦与2021年的修复。但是,我们认为仍需要注意的是,考虑到市场目前的动力主要是来自情绪和预期而非基本面,因此如果这一预期出现变数、或者市场流动性因为部分资管机构风险暴露再度紧张的话,都可能会叠加盈利下调给市场带来压力,这也与2008年流动性拐点过后市场表现特征类似。

 

来看看喋喋不休的油价市场情况:
周三(4月22日)午间,布伦特原油期货又开始跌跌不休,截止12:30,触及16美元关口,日内跌幅达17.23%,较日高跌近4.5美元。 

WTI原油期货则开启大涨大跌模式,此前一度涨超20%,但午间转跌,截止12:30,WTI原油期货跌幅扩大至10%,报10.40美元/桶。 



市场分析人士依然不看好后市,预测至少未来一个月内,原油市场基本面极度疲软状态将持续,很可能导致在5月底某个时间点继续出现负数定价,市场要求的是立即进行大规模减产,而不是等到5月或6月。

道富环球周二表示,只有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成重大协议,才能缓解库存危机、改变当前的形势,否则油价仍将反复波动并维持低水平,但这种协议似乎极不可能。

洲际交易所(ICE)正为布伦特原油合约交易价格为负做准备。芝商所(CME)将于4月22日起允许报价为负的石油期权上市。这是否意味着负油价以后可能成为家常便饭了?

周一很可怕,周二更可怕

周二,NYMEX WTI 5月原油期货结算价收报10.01美元/桶,涨幅126.60%。

但NYMEX WTI 6月原油期货结算价收报11.57美元/桶,创1999年2月以来新低,盘中一度下跌近70%,跌破6.6美元创盘中历史新低。周二交易的WTI原油6月期货合约超过200万份,创下历史最大单日合约纪录。



WTI原油期货7月合约同样崩溃,盘中跌超30%,跌破18美元/桶。



布伦特原油期货结算价报19.33美元/桶,下跌6.24美元,跌幅24.4%,盘中跌幅一度达到30%。

知名原油对冲基金Andurand Capital Management LLP的创始人皮埃尔·安杜兰(Pierre Andurand)表示原油目前是“危险的交易市场”,市场需要立即关闭。

全球最大原油ETF被逼到停牌 

全球最大原油ETF——美国原油基金USO被指是最近油价暴跌的罪魁祸首,市场动荡之下,该基金的抛售将WTI原油期货基准合约推到了悬崖边。上周五USO还提交了监管文件,宣布更改持仓规则从仅持有近月合约,变成持有80%的近月合约+20%的第二临近月份合约。此举的本意是控制风险,但无意间也将更多的合约标的牵扯进了这场波折。

USO昨日仍在不断调整仓位,但随着油价周二继续崩盘,USO遭到了投资者的围堵,盘中跌幅一度超38%,两度向下触及熔断



USO表示,有约55%的持仓为7月份原油期货合约,有约40%的持仓为6月份原油期货合约,已经将5%的WTI原油期货持仓调整至8月合约,鉴于市场状况,可能调整至任何可能的合约月份。

USO的遭遇表明,ETF和一般的被动投资是专门针对牛市的产品,在风险资产下降时可能迅速崩溃。

短暂停牌后,USO还宣布停止增设ETF篮子(创建篮子是ETF创建新股以满足需求的方式),意味该基金短期内已经成为封闭式共同基金,限制了增量资金

但如果更多期货像5月合约周一那样变成负价格,这只ETF的价值是否也可能沦为负值?为了生存,USO周二匆匆将部分WTI合约展期至之后几个月份,鉴于期货升水的市场结构,这波操作可能让该基金代价惨重,且其命运依然不得而知。但关于USO对市场的危险性,分析师们的看法却很一致:

总部位于纽约的Tyche Capital Advisors LLC的大宗商品基金经理Tariq Zahir 表示:
“不可否认,USO对6月份的合约影响很大,如果油价季度大幅走低,不足为奇。”
Themis Trading LLC合伙人兼股票交易联席主管Joseph Saluzzi:
“ 有些ETF并非您真正想像的那样......有些人可能以为USO只是当前石油价格的代理,他们并不真正了解石油期货市场的机制。”
Miller Tabak + Co.的股票策略师Matt Maley:
“毫无疑问,这是各种规模的投资者押注石油价格的一种工具。在过去的一两周中,许多这样的投资者(规模大小各异)多次试图抄底,他们都亏死了。这导致这些处于弱势的买家成为强迫卖家。尘埃落定后,将为买家创造一个难以置信的机会......直在供需平衡改善之前,与潜在的回报相比,风险仍然过高。我担心这将对石油市场的流动性产生负面影响,从而对市场的信心产生负面影响。”
RNC Genter资本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Dan Genter:
“交易大宗商品合约的ETF永远不会采取实物交割,他们不能接受。毫无疑问,石油ETF会扭曲市场......我们认为ETF是最大的问题。恐慌是因为有人投资于该商品和合同,但他们不仅无意提货,而且也无能力提货。”
疯狂的“口头”救市

在出现负油价的第二天,我们也见证了一场疯狂的口头救市行动。

欧佩克连忙举行电话会议并评估了市场形势,各国石油部长们重申了削减石油产量的承诺,但会议后的声明未提到任何新的政策。他们只决定了将举行定期电话会议来评估市场状况。有市场消息称,欧佩克可能在5月10日举行会议,讨论进一步减产问题。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的全球大宗商品策略主管克罗夫特(Helima Croft)周二表示,欧佩克+选择有限,沙特等联盟的领导人陷入了“危机模式”。克罗夫特表示,沙特可能需要将原油日产量降至850万桶以下,但此前该国一直不愿突破这一水平。  

美国得州石油监管部门本来说好周二投票做出减产决定的,但又玩起了拖字诀,投票已被推迟到5月5日。他们似乎在减产方面仍存在意见分歧。美国得州石油监管部门委员Sitton称,其倾向于减产石油100万桶/日,或减产20%,但委员Craddick仍然质疑减产的效果,称担忧面临长达数年的诉讼。Sitton称,石油市场在欧佩克减产前供过于求3000万桶/日。

一些产油国也纷纷发表意见,但油价并没有为之做出任何积极反应:
美国能源部长布鲁耶特:正采取非常激进的措施帮助石油公司;

美国国家经济顾问库德洛:油价暴跌将是暂时的;

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如果有必要,欧佩克+完全有能力做出反应;

伊拉克油长嘉班:欧佩克+可能采取进一步措施消化供应过剩;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政府总是对帮助特定行业持开放态度(被问及是否会对能源部门提供更多援助时的回答);

挪威油长:希望进行原油减产,但目前没有达成最终决定。
或许,我们也不用太担心,因为特朗普总统比我们还着急,美国能源产业的崩溃会否进一步拖累美国经济?会否危及特朗普的连任前景?这些都是他担心的问题。

周二特朗普还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已经向能源部和财政部下达指令,要求为美国油气产业制定资金纾困方案。他说重新开放美国是支撑油市的最大工具,20个州很快就会重新开放。不过,有批评者认为,现在任何拯救石油行业的资金,都不过是治标不治本。 
2020年4月22日 15:58
网站首页    市场资讯    油价再度暴跌,这次和3月9日沙特石油价格战的异同点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