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顶部
  • 28099855
  • 微信二维码

页岩油巨头自发减产,库存问题得到缓解,wti原油连续拉涨

周一,美国得州铁路委员会委员西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原油限产配额计划“已死”,铁路委员会或无法出台统一的限产措施。西顿无奈地表示:

“我们还没有准备好采取行动,现在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西顿的发言表明,得州铁路委员会原定于今日进行的协商和投票无法发挥作用,该委员会很可能不会出台统一的限产措施。

然而,就在一直以来最支持减产的西顿都缴械投降之际,市场却出现了令人诧异的一幕——那些一度竭力反对限产的美国石油生产商开始自发减产了!就连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行业巨头都迈出了减产的步伐。得州能源生产商联盟(Texas Alliance of Energy Producers)主席西伊·瓦格纳(Cye Wagner)指出:

“市场的自发调节永远都比行政干预更有效,因为后者往往会对市场造成更大的损害。”

01美、加两国石油生产商已自发减产

外媒统计的数据显示,随着油价跌至历史低位,美国石油生产商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关闭油井。国际能源署署长比罗尔4月底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欧佩克+减产协议尚未生效的情况下,美国、加拿大和巴西的自发减产,是4月底原油产量下降220万桶/日的主要原因。

美国方面,北达科他州已经关闭了约6200口油井,其中1700口来自页岩油生产商Continental Resources Inc.。统计数据显示,全州超过三分之一的油井处于关闭状态。

行业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的数据则显示,今年4月,大陆能源公司减产量6.9万桶/日,该公司还计划在未来两个月内将减产量增加至15万桶/日。其他计划减产的公司包括康菲石油公司、Cimarex Energy Co.、Parsley Energy Inc.、Concho Resources Inc.和Enerplus Corp.。周一,Diamondback Energy Inc.和Centennial Resource Development Inc.成为最新一批宣布减产的二叠纪盆地页岩油商。

其中,Centennial宣布本月将削减至多40%的产能,同时暂停所有钻探和水力压裂活动,并裁减员工。而行业巨头埃克森美孚则在上周五表示,计划将其在二叠纪盆地的钻井平台数量削减75%,到年底仅运营15个钻井平台。雪佛龙公司表示,现在只有5个钻井平台仍在运营,降幅达71%。

美国最大的油田设备制造商国民油井华高公司(National Oilwell Varco Inc.)首席执行官克莱·威廉姆斯( Clay Williams)在4月28日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无奈表示:

“全球石油行业从未出现过在这样的需求危机,美国石油生产商也从未出现过现在这样的‘自闭’现象。全球石油生产商正处于被动状态,每天被迫减产总计1500万至2000万桶石油。”

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长达伦•伍兹(Darren Woods)表示,该公司将首先关闭最新的、产量最高的油井。这基本上会将埃克森的石油产量降至罕见低点,直到油价重新上涨为止。

“在确定油价会回归正轨之前,我们要严格控制产能,这一切计划都取决于市场的发展。需要强调的是,我们有足够的灵活性,可以在危机过去后让油井迅速恢复生产。”

加拿大方面,新斯科舍银行分析师Jason Bouvier在一份报告中称,截至上周,加拿大西部石油生产商削减了约30万桶的日产量。Jason Bouvier预计,加拿大生产商最终的减产目标为100万至150万桶/日,不受炼厂欢迎的非油砂生产商减产幅度可能是最大的。

对许多公司来说,决定是否关闭油井的关键数据,是运营成本。自4月16日以来,WTI原油价格长期低于每桶20美元(仅有少数几个交易日反弹至20美元上方)。彭博分析师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45%的生产商在油价低于30美元/桶时是无利可图的,作为对比,我们可以看下这一组数据:

蒙大拿州巴肯盆地(Bakken basin)和北达科他州的常规无压裂井和高成本生产商的盈亏平衡点是每桶45美元的油价。

02减产不易:关闭油井或带来一系列后遗症

事实上,对于美国各大油企来说,关闭油井并不是什么难事,远程操作在电脑上敲几下键盘就可以完成。但关闭后如何恢复,才是一个大问题。

在石油业工作了40年的资深人士、塔尔萨行业咨询公司Spears & Associates副总裁理查德•斯皮尔斯(Richard Spears)表示,当附近的油井进行压裂作业时,将油井关闭一个月左右是一种常见的做法。但如果长期关闭或者大规模关闭钻井平台,可能会带来很多严重的后遗症。

其中挑战最大的是在墨西哥湾作业的生产商,因为其开采设备极其复杂且极难维护——将石油沿海床输送到岸上加工设施的输油管道长达数英里。如果长时间关闭该设施,管道可能会出现堵塞。虽然随着飓风季临近,墨西哥湾地区的钻井平台经常会在短时间内停止生产,但要让它们长时间关闭怕是不可行的。

其他地区的生产商也要面对类似的问题。

据悉,美国页岩油油田新井的操作系统主要为电潜泵(即esp系统),这一系统可以发挥产量监控作用,将生产数据汇总和存储在一个集中的数据库进行监控。正常情况下,生产商会将钻井的数据发送到一个远程遥测装置,再经由该装置将数据在线传输给油企总部的高管。

那么问题来了:这一套设备操作复杂且需要保持长期运作以提供稳定数据,若大规模关闭油井,这些设备就会被闲置,进而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故障。

而非自动化管理的传统油井,想关闭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虽然没有造价高昂的电子设备,但传统油井的维护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数据显示,为了修理一口油井或一个钻井服务平台,生产商光是花在雇佣修理工的钱就高达每小时500美元。在某些情况下,如果油井被长期关闭或永久关闭,企业将不得不将油井中的所有设备撤出,这一搬运工作的花销则是7.5万美元起步。

美国页岩油生产商还担心,考虑到页岩油油田中的岩石存在多孔性,随着油井中的石油流量减少,可能会有石油从油井中流出。

至于同样在自发减产的加拿大,也要面对一些后遗症的考验。分析指出,加拿大的油砂热力井的操作原理是将蒸汽泵入地下,使粘稠的油流到地面去。但关闭热力井是有风险的,因为回调注入会导致油藏锁定,从而影响石油的可回收程度。

03总结:合作减产是唯一的出路

综上所述,美国石油生产商很清楚自己必须减产,同时更清楚长时间减产将面对多大的风险。因此,它们的唯一出路就是联合所有行业力量,在短时间内大幅减产推高油价,随后重新开放各大钻井平台。

外媒报道称,俄克拉荷马州定于5月11日讨论限产问题,北达科他州将于5月20日进行讨论。此前分析人士担心如果没有得州的参与,其他州的减产计划不可能获得成功。如今得州各大产油商开始自发减产,美国各州协调减产的可能性也大幅上升。对于油市来说,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大好消息。

 

周二(5月5日),国际油价持续上涨!据路透报价,WTI原油6月期货开涨4.51%,随后涨幅一度扩大,截止14:28,WTI原油6月期货日内涨超10%,报22.43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日内涨幅也达6%,报28.83美元/桶。 

【油价三日内反弹60%,库存方面传来两个好消息】

周一,因美国原油库存增长放慢,原油价格周一连续第四天上涨,上周原油在三天内上涨了60%。

昨日WTI原油期货一度跌超8%,随后转涨,并扩大涨幅至8%,最终收于20美元上方;布伦特原油期货向上触及28美元/桶,日涨幅近6%。

Genscape报道称,WTI原油的交割地点俄克拉荷马州库欣的库存增加了180万桶。分析指出,如果本周三美国库存报告类似数字,那将是自3月中旬以来增幅最小的一次。

值得注意的是,6月原油相对于7月原油的贴水收窄至约一个月来的最低水平,贴水约6.5美元,较3月底创纪录近14美元的贴水已大大改善,这表明市场对供应过剩的担忧可能正在缓解。

普华永道全球能源顾问负责人Reid Morrison表示:

“它向整个市场传达了一个乐观信号。” 

确实,随着全球各地在加速放宽封锁措施,需求有望恢复。另外,汽油供应连续几周增加,表明了需求正在提升。金融服务公司安达市场分析师Edward Moya表示,因为没有剩余的空间储存石油,原油供应可能在接下来几周和需求趋近。

周三凌晨,美国将公布至5月1日当周API原油库存,届时将会展示库存最新现状,敬请投资者密切关注。

此外,加拿大管道公司安桥(Enbridge)在一份提交给加拿大能源监管机构的备案文件中称,其已与多家运输企业达成协议,将在北美地区最大的石油管道网络中暂时储存原油。

加拿大生产商正忙于应对炼油需求疲弱和油价低迷的局面。Enbridge表示,该协议将从6月1日起生效,有效期至2021年1月31日,料能提供大概91.2万桶原油的储存空间。即将用于储存的Mainline油管是加拿大最长的原油管道系统,每日运输量近300万桶,此前为用于将加拿大西部的石油输送到美国炼油厂。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原油产量下降和石油需求的部分回升,高盛上调了对明年油价的预期。

高盛预计2020年布伦特原油价格将达到35.77美元/桶,2021年为55.63美元/桶,预计油价将在2021年下半年回到周期中段水平。

【小心假反弹!关键人物悲观表态,今日得州投票或流产】

不过法巴银行大宗商品市场策略负责人Harry Tchilinguirian表示,反弹可能只是暂时的,因为市场的过剩供应超过了计划减产的规模。 

瑞银(UBS)分析师乔凡尼·斯汤诺沃(Giovanni Staunovo)也认为:

“由于未来数周石油库存可能仍在增加,因此油价仍然容易遭受新的挫折。”

5月5日(周二),美国得克萨斯州最高能源监管机构铁路委员会(RRC)将第三次谈论减产问题,并可能投票。在上次4月21日的会议上,委员会内部仍存在分歧,其中一名委员西顿倾向于减产石油100万桶/日,但委员Craddick仍质疑减产的效果,称担忧面临长达数年的诉讼。

昨日,曾经作为最坚定的“减产派”西顿意外表示,委员会并未做好就强制减产进行投票的准备。他在得州就减产进行投票的前一天表示,减产的努力“已死”。 

他的表态可能意味着,长达一个半月的有关监管方是否要在页岩油行业采取欧佩克式减产争论的结束。

事实上,随着油价暴跌,一些美国公司已经关闭了钻井平台,遣散了压裂工人,削减了工作岗位,并在没有政府指令的情况下关闭了油井。过去七周,美国油田的水力压裂活动减少了82%,石油钻探活动减少了52%。二叠纪盆地的能源公司Concho已经关闭了4%-5%的产量,并在上周警告称可能进一步减产。

然而,这种自发式减产或远远不够。

值得注意的是,在减产协议正式践行前,因沙特在4月放开了原油供应,4月中东地区的欧佩克国家原油供应激增,原油和凝析油装运量增加200万桶/日。除去伊朗的中东欧佩克国家4月原油供应增至至少2017年1月以来新高。

沙特、伊拉克、科威特和阿联酋原油产量占欧佩克产量70%,追踪数据显示,其在4月原油和凝析油装载量平均为1890万桶/日,较3月增加200万桶/日。

2020年5月5日 15:33
网站首页    市场资讯    页岩油巨头自发减产,库存问题得到缓解,wti原油连续拉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