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顶部
  • 28099855
  • 微信二维码

非农预期-2100万,市场将作何反应,押注黄金的基金能否再获利

非农就业数据的表现,将揭示美国近90%经济部门的产出状况,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4月非农新增就业人口想必会继续大幅下滑,问题在于各大市场又将出现怎样的波动?

01日程提醒

北京时间周三20:15,美国将公布4月ADP就业人数,该数据前值为减少2.7万人,市场预期为减少2005万人。

周五20:30,4月非农就业数据和失业率也将如约公布。新增非农就业人数的前值为-70.1万人,预期值为-2100万人;失业率前值为4.4%,市场预期为16%。

02精选分析

▶ -2100万的非农是如何诞生的?

虽然美国各州已经开始逐步解封,但经济产出不会马上恢复,就业市场的反弹也不会马上到来。市场之所以预期非农就业人数狂减2100万,主要是出于对以下几个因素的综合考虑。

第一,服务业、制造业等关键行业的就业岗位呈断崖式下滑。
以服务业为例,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周二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服务业就业指数下降至30,衡量企业活动、新订单和就业的指标上月均跌至1997年以来的低点。该协会非制造业企业调查委员会主席Anthony Nieves表示,文娱产业、零售业的萎缩程度最为惊人,而零售业恰恰是美国最重要的经济部门之一。

更令人担忧的是,ISM上周公布的制造业就业数据同样跌至历史低谷。


第二,作为就业市场的即时指标,初请失业金人数的表现依旧惨淡。
数据显示,过去六周美国初请失业金人数分别录得328.3万、664.8万、660.6万、524.5万、442.7万和383.9万,自攀上660万的高峰后便整体呈递减趋势,但实际数据相当惊人。合计超过3000万人申请失业救济也就意味着,16%的美国劳动力存在就业困难。

调查机构盖洛普在4月13日至19日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10%的美国人因感染了冠状病毒而暂时失去了工作,2%的美国公民认为自己“永久性地”失去了工作;另有26%的雇员表示他们的收入减少了,15%的在职员工称工作时间明显缩短。


第三,美国经济贡献率最高的几个州比如加州,都是受疫情的重灾区。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作为美国重要的经济中心,纽约受疫情影响相当严重。仅仅是布鲁克林一个区,就有数百万人面临失业威胁。另据Sierra Sun Times报道,加州的失业率在3月底已上升到5.3%,非农就业岗位削减了99500个。
不过华尔街日报也指出,由于统计数据的方式存在差异,非农就业数据和失业率的时效性没有每周公布的初请失业金人数那么高,所以相关数据不一定能代表美国最新的就业状况。

高盛则指出,劳工部的一项名为U-6的统计数据,可能更能体现美国就业市场的现状。
据悉,该数据统计的是包括实时失业人员、有兼职工作但仍想找全职工作的雇员以及长期无法找到工作的求职者的总人数。高盛经济学家预测,这一数据占美国劳动力总人口的比例可能会飙升到29%,远高于2007-09年经济衰退后创造的峰值17.2%,更能体现近期的就业形势。
▶ 别忽视这些重要指标

AXIOS网站分析师Dion Rabouin指出,美国4月非农就业数据肯定会出现前所未有的巨大萎缩,因为仅仅六周内就有超过3000万人申请失业救济。但该报告预计也将提供一些关键指引,为美国经济复苏前景提供重要的参考。

Dion Rabouin强调,除了新增非农就业人数和失业率之外,一些在就业报告中未曾提及的数据和指标也非常重要。

第一,有多少未被计入新增非农就业人数的工人仍与雇主有联系。
这方面的数据外界很难从政府的官方统计中得到了解,但相关数据对于就业市场的复苏速度有很强的指示性。AXIOS的调查发现,在那些被解雇的工人中,85%的人认为一旦危机结束,他们将“有可能”重返工作岗位,60%的人认为“很有可能”重新得到工作。
第二,平均时薪和薪资增长速度的变化趋势。
美国银行全球研究分析师预计,4月份美国平均每周工作时间将跌至33.5小时,创下历史新低。不过,随着整体薪资水平在3月份已跌至谷底,4月薪资水平或出现1.0%(月度)或3.9%(年度)的复合增长率。但薪资增长并不代表就业市场彻底回暖,投资者不要过度乐观。
第三,就业市场的新趋势。
根据劳工统计局的最新报告,2月至3月间,因工作机会减少以及工作条件恶化,从事兼职工作的工人人数增加了130万,增幅达46%。

Dion Rabouin认为,由于大部分企业在疫情期间损失惨重,所以哪怕经济重启后这些企业也不会马上恢复以往的招聘规模,更不大可能增加额外的工作岗位——因为它们将尽一切可能节省支出,以留出应对下一次危机的流动资金。有鉴于此,成本相对较低的兼职员工需求可能会越来越大,这将改变就业市场的格局。
第四,政府救助法案的实施效果。
据外媒报道,有小企业主抱怨道,政府的中小企业援助计划设计得很糟糕,而且由于失业人数的增加和政府福利支出的负担加剧,相关救助计划可能会逐步缩水。
第五,就业人口比例。
华尔街日报分析称,就业人口占美国总人口的比例是体现美国就业市场潜力和增长前景的重要指标。数据显示,这一比例在1月份达到衰退后的峰值61.2%,3月份降至60%。分析认为,该数据可能在4月份继续萎缩,这也意味着美国将出现大量的剩余劳动力,这会给社会管理和治安带来一定压力。
▶ 市场反应预测:美元不为所动,黄金、美股或有异动

和3月份非农数据出炉前类似,在长达一个月的等待中,无数分析师已经为这份可能是史上最糟糕的非农就业报告作了充分预热,所以数据最终出来那一刻,市场恐怕不会有太多异动。不过具体来看,不同市场的反应程度可能会不太一样。

美元如今涨势凌厉,就算大小非农齐齐爆雷,恐怕也难以打压其涨势。
摩根大通驻伦敦的外汇策略师保罗•麦格耶西(Paul Meggyesi)和梅拉•钱丹(Meera Chandan)表示,地缘政治冲突和贸易局势的变化正在巩固美元的涨势,相比之下,黄金和美股更可能出现异动。
黄金最有可能成为新增非农就业人数暴跌的受益者。

FX Empire分析师David Becker指出,虽然现货黄金目前的交投区间比较狭窄,但由于对冲基金仍在继续多黄金期货和期权,黄金价格隐含波动率(Gold implied volatility)在周二收盘收升至24%,运行于近期高位。波动率的上升意味着金价在未来可能出现更大起伏,而大小非农最有可能成为触发金价大涨或暴跌的导火索。

从技术面来看,黄金周线图正在构建上升三角楔形,金价可能在近期试探4月份创造的近期高位1747美元。鉴于近日黄金市场流动性保持稳定,金价想要爆发,只能寄希望于非农数据带来利好了。



和欣欣向荣的金市相反,股市继续遭到华尔街一众大佬的唱衰。路透在4月16-30日对北美、欧洲和日本的34位基金经理进行的调查显示,基金经理们建议投资者将股票在投资组合模型中的占比从3月的45.9%削减至45.1%,为近七个月来最低水平


分析认为,和韧劲十足的美元不同,美股的抗风险性并不强,投机资本随时可能因一些风吹草动而大规模撤出股市,投资者切不可轻视大小非农的威力。


疫情危机下,各国央行滥发货币的情况愈演愈烈,不少对冲基金因担忧货币贬值而纷纷押注黄金上涨,其中便有Elliott和Caxton这两家对冲基金巨头。

Elliott 管理公司创始人保罗·辛格(Paul Singer)、Caxton Associates的安德鲁·劳(Andrew Law)和Dymon亚洲资本的丹尼·勇(Danny Yong)都看好黄金,黄金今年已上涨约12%。他们预计,各国为减少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而采取的行动,如宽松货币政策和直接为政府支出提供资金等,将使法定货币贬值,并进一步提振金价。

三家对冲基金巨头因押注黄金而获利

据悉,Dymon亚洲资本的联合创始人丹尼·勇因押注金价上涨,今年该公司业绩上涨了36%。他表示:
“黄金是对冲货币滥发的一种工具。” 
总部位于纽约、管理着约400亿美元资产的Elliott公司持有的黄金头寸让其在今年第一季度实现了约2%的利润增长。该公司上月向投资者表示:
黄金是最被低估的可用资产之一,其公允价值是当前价格的几倍。各国央行滥发货币、实行低利率,以及疫情导致的采矿中断,使得货币严重贬值。“
总部位于伦敦的Caxton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宏观对冲基金之一,也从期货和实物交割等黄金押注中获利。该公司旗下的全球基金(Global fund)今年迄今已上涨15%,而宏观基金(Macro fund)则上涨了近17%

金融危机后,黄金成为一些对冲基金的主要投资对象。John Paulson旗下的保尔森公司(Paulson & Co)就以在金融危机前做空次贷债券而闻名,2011年金价飙升至1900美元上方的历史高点时,该公司赚了数十亿美元。

此次对冲基金再次押注,各国央行实行刺激措施将削弱本国货币,虽然当前的通胀数据还没有显示出通胀迹象。

上月,新西兰联储主席奥尔表示,他对于直接从政府购买债券持开放的态度。Dymon亚洲资本的丹尼·勇就表示“令人震惊”。英国央行也宣布暂时同意为财政部的额外开支提供资金。

对冲基金36 South Capital Advisors首席执行长Jerry Haworth在一封给客户的邮件中写道:
“我怀疑,各国央行可能会开始怀疑彼此的信誉,要求用黄金而不是美元、日元、欧元或其它任何纸币来结算。”
有些投资者则青睐通过黄金股来抓黄金涨势。总部位于伊利诺伊州诺斯布鲁克的Livermore Partners董事总经理(David Neuhauser)告诉金融时报,他今年增加了对金矿商的敞口,因为预计未来会出现通胀或滞胀(即价格上涨伴随着经济增长放缓),而两者都对黄金有益。

跟风投资黄金需谨慎

长期以来,黄金一直被视为对冲通胀风险的工具,也是经济承压时期的避险天堂。但这次疫情危机之中,投资者大都抛售黄金和股票,囤积现金,令许多分析师感到意外。金价从3月9日的近1680美元跌至3月16日的略高于1450美元,标普500指数也一度触及逾三年低点。

之后情况有所好转,金价在4月14日反弹至每盎司1747美元的8年高点,本周一交易价格大约是每盎司1700美元。金价上涨的支撑因素主要是需求上涨

据世界黄金协会(WGC),今年第一季度黄金ETF购买量增长了7倍,黄金ETF 3月份的总持仓量达到创纪录的3185吨。全球最大黄金ETF--SPDR Gold Trust持仓在从3月23日至今的25个交易日中,有24个交易日录得增加。




在上一次金融危机时,“量化宽松将导致高通胀、金融危机过后金价将上涨”的预测也没有应验,金价在2015年底跌至1100美元以下。再往前看,空头还能找到金价在1980年到达高点后开启了长达20年的跌势。

因此,并不是所有人都对黄金抱有信心。一些市场观察人士指出,当前印度和中国的黄金零售需求疲弱,而俄罗斯等央行今年已停止购买黄金。

Argonaut Research分析师Helen Lau表示,若全球经济阴霾散去,黄金可能面临风险。

总部位于伦敦的Fulcrum资产管理公司今年已从黄金中获利,但此后其抛出了大部分黄金持仓头寸。该公司首席投资官Suhail Shaikh说,推动金价上涨的主要因素是通胀调整后债券收益率的下降,而现在债券收益率几乎没有进一步下降的空间了。他说:
“当投资者纷纷涌入某一交易市场时,人们通常会觉得自己错过了机会,不顾一切地跟风。”
2020年5月6日 15:52
网站首页    市场资讯    非农预期-2100万,市场将作何反应,押注黄金的基金能否再获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