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顶部
  • 28099855
  • 微信二维码

鲍威尔讲话是否会涉及负利率,欧佩克EIA联手月报看油市展望

现货黄金周二大部分时间在1690-1710美元之间窄幅震荡,美盘时段曾短线拉升上破1710关口,但尾盘一度回落至1700美元下方,最终仅小幅收涨0.35%,报1701.73美元/盎司。现货白银日内走势反覆,但波动幅度不大,最终收报15.43美元/盎司,微跌0.27%。

油市方面,美、布两油亚盘时段波动不大,但整体呈上行趋势,WTI原油期货6月和7月合约一路走高,涨幅在晚间分别扩大至6%和5%,布油期货则一度涨3%,但随后两油涨幅均有所收窄。来到美盘时段,消息人士称欧佩克+希望在6月之后将减产额维持在970万桶/日释放重大利好,两油期货纷纷短线拉升逾1美元。

然而尾盘两油走势出现分化,API库存报告显示美国库欣原油库存下降后,WTI原油一度短线上扬,最终收涨1.58%;布油则未能守住涨势,收跌2.39%。

汇市昨日整体波动有限。虽然美国CPI大幅下滑,但由于数据符合市场预期,美元没有出现太大波动,最终仍收于100整数关口上方。非美货币方面,英镑和欧元昨日走势分化,英镑盘中多次短线走低,英镑兑美元最终收跌0.63%,欧元则保持平稳上行。



①万众瞩目,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今晚震撼发声

北京时间周三21:00,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主办的网上研讨会上就当前经济问题发表讲话。鲍威尔时隔多日再次亮相,投资者自然相当期待。从近期的市场热议话题来看,鲍威尔此次发声可能会谈及以下问题:

第一,美联储对实行负利率的看法。
周二晚间,美国总统特朗普称考虑到其他国家实行负利率,美联储也应当采取负利率。面对市场和白宫的双重施压,鲍威尔必定要对负利率问题作出回应。而截至目前,大部分美联储官员对负利率的态度都是一致的:负利率不是一个优先选项,但不排除任何可能。
第二,对美国经济前景和货币政策路径的解读。
从其他官员的表态来看,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前景并不算十分悲观,大部分官员都相信美国经济可以在年内反弹。不过鲍威尔此前曾强调过,美联储会尽力为市场提供流动性,确保经济复苏,因此未来很长一段预计将继续保持零利率,且有可能出台更多流动性工具。事实上,北京时间周二晚间,美联储就宣布在定期资产抵押证券贷款工具(TALF)中增加借款人和抵押品资格细节。
在鲍威尔登场之前,昨日今晨已有不少美联储官员发表公开讲话,投资者同样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关键信息。
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表示,在考虑负利率前会尝试其他工具,预计未来不会出现永久性的低通胀与低于标准的就业水平。

里奇蒙德联储主席巴尔金指出,美联储有充足的空间展开更多的经济援助,而且他估计经济可能已触底,不久后将出现反弹势头。

费城联储主席哈克透露,美联储承诺长期保持低利率水平,直到经济明显向正常水平迈进为止。

美联储理事夸尔斯指出,当务之急是推出主体街工具和市政便利工具,主街工具和市政借贷工具将在未来几周内而非几个月内启动。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则强调,不希望在负利率问题上说“永不”,但美联储还有其他事情要先完成。总的来说,美联储政策制定者在反对负利率问题上态度相当一致。
最后需要留意的是,今晚的讲话只是鲍威尔密集行程的第一站,接下来这位美联储一把手还有多个公开发言的安排:
市场消息指出,鲍威尔与美国财长努钦将于5月19日出席参议院经济援助计划听证会。努钦表示,财政部会与美联储一起提供流动性,共同合作支持市场平稳运行。

另有市场消息称,鲍威尔将于当地时间5月21日在“美联储倾听”活动中致开幕词,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将发表讲话。
②油市双重风险驾到 欧佩克与EIA联手效果如何?

今日油市将迎两大重磅考验:欧佩克公布月度原油市场报告(月报具体公布时间待定,一般于北京时间18-20点左右公布),以及EIA公布美国至5月8日当周原油库存报告。

在欧佩克月报和EIA库存报告中,投资者分别需要额外留意有关欧佩克产量预期以及美国原油库存增长趋势的信息。

欧佩克月报方面,虽然上个月的产量、需求数据不太可能较前值出现太大改变,但随着沙特、阿联酋和科威特三大产油国先后宣布深化减产,欧佩克对未来油价预期和供需前景可能进行重新评估。

此外,欧佩克+消息人士周二再次带来好消息:欧佩克+希望在6月之后将石油减产维持在970万桶/日,而不是缩减减产规模。
按照当前减产协议,欧佩克+从2020年5月1日开始,将其原油总产量下调970万桶/日,为期两个月。但2020年7月1日到2020年12月31日这6个月间,减产总量将调整为770万桶/日,在2021年1月1日至2022年4月30日的减产量则下调至580万桶/日。
另一方面,EIA美国原油库存增速似乎看到放缓的可能。

今天凌晨公布API报告显示,美国上周原油库存增加758万桶至5.262亿桶,增幅大于市场预期。不过金融博客零对冲评分析称,美国原油库存虽然已连续16周录得增加,但库欣原油库存出现近10周以来首次下滑(录得减少230万桶),这对于美国原油行业来说是一个新信号。

在EIA短期能源展望报告下调了2020年与2021年原油产量预期后,道明银行大宗商品策略主管认为,美国原油产量确实正在下降,而且下降的时间可能会长于预期。数据显示,过去七周,美国油田的水力压裂活动减少了82%,石油钻探活动减少了52%。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担心,若油价快速回升,美国的一众页岩油生产商可能会重新增产。此前曾报道过,有部分油企曾暗示,油价回到20美元或30美元就可能停止减产。

③新西兰联储将公布利率决议,料将按兵不动

新西兰联储将于周三10:00公布最新利率决议,市场预期联储将按兵不动,维持利率在0.25%不变。西太平洋银行一度呼吁新西兰联储实施负利率,但目前还没有其他投行或经济学家支持这一想法。

虽然利率没有调整的空间,但机构分析指出,新西兰联储的利率决策声明可能会提到增加购债规模的新计划。有经济学家预计,新西兰联储将提到大幅增加国债购买量,在政府增加借款的时期,这将作为主要工具来维持较低的市场利率。

据悉,该计划始于今年3月,当前的规模是330亿纽元一年,但市场预期这一数字可能会增加至500亿到600亿纽元之间。按照当前每周13.5亿纽元的购债速度,原计划的额度很快就会用完。

值得一提的是,新西兰财长罗伯逊上周曾表示,正在和新西兰联储就预算计划进行紧密合作。而在利率决议公布后的第二天,新西兰政府将公布预算案,量化其借贷需求。投资者可关注政府和新西兰联储对购债问题的口径是否一致。

5月11日晚沙特宣布自愿、单边地减产100万桶/日,随后科威特和阿联酋跟进,消息出来后一度提振了油价,但最终却回吐了全部涨幅,日内收跌。为何减产的大利好都不能提振油价呢?近日,有美国管道巨头称已有页岩油企开始重启油井。

油价有起色,部分页岩油企蠢蠢欲动

管道公司Energy Transfer LP公司的首席商务官麦基·麦克莱(Mackie McCrea)本周一在电话会议上表示,截至本月初,公司位于二叠纪盆地中部地区的石油管道网络,8%已关闭。但他同时表示:
5月11日,我们看到已经关闭的石油管道中有25%被重新启用。在我们看来,油价已经见底了,并且油市的状况正在改善。”


由于特殊的地质,页岩油生产商能轻易关闭和打开油井,西德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等地的页岩油井可以在短短一周内恢复使用,因此它们能对油价做出快速反应。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何他们此前会拒绝得州监管机构的介入,坚持要靠市场的力量自发调整产量。

美国油企对何时停止减产一直含糊其辞,不过部分油企曾暗示,油价回到20美元或30美元就可能停止减产。


据Energy Aspects统计,美国减产量从6月开始将逐步减少。到了7月,原油产量甚至可能会出现反弹。而实际上,现在的产油量已经从每天950万桶反弹到1100万桶。



目前油企在决定是否停止减产时,还有所顾忌,首先要考虑的是成本问题。做一个简单的计算,假设一口油井的产量为100万桶,其中75%是原油,25%是天然气,若油价为30美元/桶,天然气价格为2.50美元,这意味着一口井的总收入为2330万美元。

成本方面,特许权使用费大约需要700万美元;运营费用和间接费用需要700万美元,钻探和建设油井需要900万美元,那么利润仅为30万美元,再考虑到货币的时间价值,30美元的油价差不多可以让这口井盈亏平衡。

但油价若进一步上涨,明年涨至40美元,后年涨至50美元,则油企有可能盈利。实际上,市场普遍预期2021年的平均油价为46美元。这就可以解释为何现在就有页岩生产商蠢蠢欲动了。

其次,还要考虑钻井平台的承包商,钻井承包合同通常签的是几个月,领先的钻井承包商Helmerich & Payne曾报告道,截至3月底,其在美国陆上的钻井队中约有三分之一按固定期限合同运营。因此,有合同的页岩油企当然倾向于停止减产。

此外,石油公司若减产还必须支付遣散费给员工,这是一笔很大的支出。


另外,背靠美国发达的金融市场,页岩油企若提前做好了对冲,即使现货价格低迷,销路也有保障,不必担心生产出来的油没人要。

减产目前仍是大多数页岩油企的选择

欧佩克准备达成紧急减产协议之际,美国也曾表示要自发减产200万桶/日,此前油价低迷在十多美元徘徊的时候,确实有不少页岩油气主动表示将减产,过去七周,美国油田的水力压裂活动减少了82%,石油钻探活动减少了52%。



近期也有不少页岩油企在减产:
• 二叠纪盆地的能源公司Concho已经关闭了4%-5%的产量。

• WPX能源公司表示,将在5月关闭约3万桶/日的原油产能,6月关闭的原油产能水平可能与5月相似。

• 雪佛龙、埃克森美孚以及康菲石油已经计划在6月底之前减产最多66万桶/日。

这些油企之所以仍然在乖乖地自发减产,主要还是受到需求不足和储存能力的限制。

需求问题取决于疫情状况,以及各国重启经济的进程,很多国家重启经济的进程并不顺利。

储存能力短期内也无法大幅提升。目前全球原油储能接近饱和,储存成本大幅上升。但油价仍未回到高位,所以最理性的选择还是把原油储存起来,待价而沽。因此对原油储存空间的需求仍然很高。

管道公司Energy Transfer LP表示,它已在美国政府的战略石油储备中储存了约620万桶原油,并试图再腾出几条德克萨斯州的管道,以储存更多原油。在这种情况下,油企选择减产,把原油留在地下反而是储存成本最低的选择。



由此看来,页岩油企会不会乖乖地自发减产或停止减产,说到底还是取决于原油的供求关系。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目前还只是个别页岩油企在重启油井,研究机构HFI Research预计要到7月,美国整体的石油产量才能恢复到正常水平。



总而言之,短期内页岩油企停止减产数还不会出现明显增加,但到了7月份很可能有大量美国油企加入停止减产的行列,届时可能不会再有人提起自发减产了。

而停止减产的速度直接取决于疫情控制状况和各国经济重启的速度,还要考虑库存是否会被撑爆以及对过剩原油的消耗速度。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油价才能拥有坚实的上涨基础,而更高的油价才可能支撑更多的页岩油企重开油井,恢复生产。
2020年5月13日 10:47
网站首页    市场资讯    鲍威尔讲话是否会涉及负利率,欧佩克EIA联手月报看油市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