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中的“直觉”靠谱吗?什么时候好用

今天我们重点谈两个话题。第一,为什么有些时候直觉会比理性好用,背后的原理是什么。第二,直觉在什么时候好用?这两个问题如果搞明白了,你将开始迈向直觉运用的高手之路。


1知道得太多不是好事

先看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些时候直觉会比理性好用?这个问题对于像我这样的理性主义者,是充满挑战也是充满诱惑的。

请允许我先介绍两位我很喜欢的心理学家和科学家。一位是我专栏中曾经提到过的格尔德·吉仁泽。

他是知名的决策心理学大师,德国柏林马普所人类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吉仁泽提出了一个观点,直觉来自于部分的无知。

另一位是全球公认的神经科学家中的领军人物,安东尼奥·达马西奥,他提出了一个非常不同于大众的观点:
我们一般认为情绪和感受是理性的敌人,但是达马西奥指出,情绪和感受虽然有时候会干扰我们的决策,但有的时候也会帮助我们做决策,直觉就跟躯体情绪和感受的参与密切相关(想想索罗斯的背疼)。
先讲第一点,直觉来源于部分的无知,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来看看吉仁泽在《直觉》这本书中提到的一个例子。

假如你参加一档电视游戏节目。你凭借聪明才智接连闯关,战胜其他所有选手,就等着回答那一道奖金为一百万的题。题目如下:
底特律和密尔沃基,哪一个城市的人口多一些?
吉仁泽和同事就这个问题问了一个美国班的大学生,其中,40%说是密尔沃基,剩下的认为是底特律。接着,他们又问了同水平的德国班学生。几乎每个学生的答案都是正确的:底特律。

看到这里,人们也许会据此得出结论:德国学生要聪明一些,或者至少他们更懂美国地理。其实不然。他们根本不了解底特律,有许多人甚至没听说过密尔沃基。于是,那些德国学生不得不依靠他们的直觉,而不是理智。那么,这惊人的直觉背后有什么秘密呢?

答案再简单不过。德国学生运用了经验法则之再认启发法:
如果你知道其中一个城市的名字,不知道另一个城市的名字,那么,你就会推断前者的人口更多。
美国学生不会使用这种经验法则,因为两个城市他们都听说过。他们知道得太多。大量的事实混淆了他们的判断,使他们无法找到正确答案。这时,适当的无知反而十分可贵。

这个例子说明,直觉起作用往往是来自于部分的无知,也就是说如果你完全不知道,直觉帮不了你。如果你知道每一个城市的名字,这个时候直觉也无法起作用。吉仁泽把这种适度的无知称之为“少即是多效应”。

2、少即是多效应

“少即是多效应”可以出现在不同的情况下。

首先,它可以出现在两组人员之间,其中知识比较丰富的那一组的推断结果比知识较少的那一组差——比如,在回答底特律和密尔沃基哪一个城市更大的问题上,美国学生的表现不如德国学生。

其次,“少即是多效应”还可出现在各领域之间,也就是说,同一组人,在面对了解较少的领域时,回答问题的正确率高于了解较多的领域。比如,对美国学生进行测试,问他们美国最大的城市(比如纽约vs芝加哥)和德国最大的城市(比如科隆vs法兰克福)时,对关于自己国家的问题,他们的正确率是71%,而对不那么熟悉的德国,他们的正确率却达到73%。

第三,“少即是多效应”还体现在知识习得上,也就是说,个体的表现先是提高,之后下降。

请特别注意第三点,一个人在学习的过程中,随着知识的增加,他的水平是先上升后下降的。这一点似乎跟我们的第一感觉相悖,然而了解这一点对我们正确地展开学习非常重要。

当一个人刚进入某个领域不久,学到很多新鲜的知识,这个阶段他的水平是迅速提高的。这个时候他还有很多的无知的部分,直觉比较容易发挥作用。但是随着他掌握的知识点越来越多,第二个阶段的水平反而可能出现下降,这就进入了我们通常说的平原期(或者是绝望之谷),就是越学越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还记得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的一张绝望之谷的图片吗,跟这个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然后到了第三阶段,除非他把这个领域的知识,从散落的知识点,变成关联起来的系统,甚至打造成闭环,他的水平才会再次上升。

这样的情况在投资中经常出现。通常我们说,新手的运气是最好的。一个刚进入股市的新手,他选的股票有些时候比老手还要好。但是随着他学到的知识越来越多,有一个阶段可能越学越不知道该怎么做投资了。

在这个阶段,他接触到了太多的知识,直觉消失不见了。除非他再度花极大的时间精力,把所有相关知识掌握得足够深,并且形成自己的认知系统和交易闭环,他的水平才能够再次上升,但这个进入这个阶段是非常不容易的。

当你了解了这一点,如果你发现自己从信心满满突然变得“不会做投资了”。不要惊慌,那是你进入了投资中的“绝望之谷”(第二阶段)。

3直觉是一种快速认知过程

再来看安东尼奥·达马西奥的研究:情绪和感受在帮助我们做决策中的作用,这往往是跟直觉是有紧密联系的。

达马西奥提出了躯体标记假设。该假设认为情绪位于推理回路中,情绪可以帮助决策,而不是像大多数人所认为的那样只会干扰决策。

躯体标记假设认为,有机体用情绪来标记特定情境或特定行为的可能结果。

简单来说,直觉是一种快速认知过程,我们通过直觉快速得出结论而无需通过逻辑知识的中介推演,而情绪在直觉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这并不是说中介步骤的知识是缺失的,只是情绪带来的决策太直接、太快速,以至于没有多少知识来得及进入心智。这就应了那句老话:
“直觉偏爱有准备的头脑”。
总结一下,达马西奥认为,有些时候情绪可以帮助推理,并且可以和推理进行合作。情绪和认知不是对立的关系。

4、直觉在什么时候好用呢?

以上谈到了为什么直觉会比理性好用的两个理论根基,第一是吉仁泽提出的“少即是多”效应,第二是达马西奥提出的情绪快速决策效应。

而在日常生活中,我相信每个人几乎都有这样的经验,就是直觉时灵时不灵。因为直觉本身的这种不确定性,导致我们在使用直觉的时候往往好比赌博式的下注,心中忐忑不安。

接下来我们来探讨另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直觉在什么时候好用呢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会列出两个特别重要的维度,第一个维度是时间维度:过去与未来。第二个维度是一个人在某个领域的水平:新手与高手

关于第一个时间维度,先说结论:在解释过去的时候。越复杂越理性的模型越好用,而在预测未来的时候,越简单,甚至偏直觉的方式可能更好用。

下面来看吉仁泽和他的同事做的一个关于预测学校辍学率的研究。
家长们在为孩子选择中学的时候,需要考虑到学校的辍学率,而这个信息往往是不公开的,所以必须由家长自己去判断。而要预测一个学校的辍学率,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简单的经验法则,比如就看哪个学校的出勤率高,就选择哪个学校。第二种是复杂的多元回归模型,就是把所有可能的因素全部考虑进来,进行加权计算。


如上图,结果发现:如果已知了所有中学的信息(后见之明),那么,复杂的策略(多元回归)就更有效;可如要预测未知的辍学率,那么,简单的经验法则(“采纳最佳”)就更准确。

换句话说,简单的“采纳最佳”法预测的效果比运用复杂策略预测的效果好,而且它用到的信息更少。

这一结果教会了我们重要的一课: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好的直觉一定要忽略信息。

这样的情形也同样适用于投资。

基于过去的历史数据,你要建立一个模型,跑出一条漂亮的历史曲线,这一点没那么难。因为这本质上是拟合历史数据的过程,只要你的模型足够复杂,你就可以拟合一切。

但是,当面向未来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金融市场的数据信噪比很低,你的模型越复杂,其中拟合的噪音部分就越多,这样的模型,在未来就更可能失效。

依靠直觉去判断,往往是筛选出了最重要的一个或者少数几个关键要素,这样的决策过程,用到的噪音更少。所以在面向未来的时候,反而可能更好用。

5、所谓高手

以上是关于时间维度对直觉的影响,下面我们来看,一个人的水平高低对于直觉的影响。

在一项实验中,吉仁泽团队分别将高尔夫球高手和“菜鸟”放在两种情况下进行研究:一种情况是在3秒内完成击球,第二种情况是完全不加时间限制。结果发现,在时间的压力下,新手的表现要差一些,进球也要少一些。可令人吃惊的是,高手们在有时间限制的情况下反而进球更多。

在第二个实验中,有时提醒球员集中注意力在自己的动作上,有时任球员被无关紧要的任务干扰(比如去听磁带录音的旋律)。如人们所预期的,新手们在集中注意力时的表现比分心后的表现好。而高手们则恰恰相反,当他们集中注意力在自己的动作上时,表现反而更差;当他们分散注意力时,表现却更好。

我们如何解释这明显的悖论呢?

高手们的技能由我们大脑中的无意识部分实施,有意识的思考反而会成为干扰因素。设定时间限制是一种不让人们把思维集中在挥杆上的方法,提供干扰任务同样如此。既然我们意识层面的注意力只能放在一件事情上,就放在干扰任务上好了,不要让它影响我们的挥杆。

简单的说,就是对于高手来说,直觉(潜意识)更有用。对于新手来说,反复思考(意识)更有用。

6坚守简单的东西

如果上面的部分你都看懂了,那么接下来这个四象限就能对你有用了。

根据两个坐标轴,我创造了一个四象限系统。横坐标是时间维度,左边是过去,右边是未来。纵坐标是一个人在某个领域的水平,往下是新手,往上是高手。于是我们得到了四个象限。
第一象限:高手,面向未来做决策。这个是直觉运用的最佳土壤。

第二象限:高手,解释历史。这就适用于多元回归等复杂模型了。

第三象限:新手,解释历史。新手对于历史往往是个雾里看花的状态。

第四象限:新手,面向未来做决策。这个时候,反复思考可能是比较有用的。


最后我来总结关于直觉的运用的很重要的三点。

第一点,首先让自己成为高手,而成为高手的必经之路是刻意练习如果你什么都不做,就想靠直觉发财。不管在投资还是在其他领域,你都无路可走。

第二点,直觉产生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叫适度的无知。适度的无知出现在几种情况,第一种情形是当你是一个一知半解的新手的时候,你只知道一部分重要的知识,对于不那么重要的知识听都没听过。第二种情形是,你知道了很多东西,同时也遗忘了其中的很多。

其实人学习的过程天然就是这样的,遗忘也能造成一种适度的无知。第三种情形是,你知道很多的东西,但是你故意忽略其中的大部分。比如说你知道一百个因素,但是你只关注前三个,把后面的97个都主动的忽略掉,这是主动的适度无知。

第三点,复杂的模型适用于解释历史,越复杂越能解释一切,但是面对未来的不确定的时候,复杂的模型往往是迅速失效的。面向未来的时候,我们要坚守简单的东西。

故事的最后,直觉跟大道至简手牵手走到了一起。三百多年前,浪漫的僧人仓央嘉措在诗中写到:在那高高的东方山顶,升起了皎洁的月亮。直觉就如那皎洁的月亮,当你看到了月亮,还需要看星星吗?
2020年8月4日 14:14
网站首页    投资技巧    交易中的“直觉”靠谱吗?什么时候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