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代理网
股票配资平台招商_外盘国际期货代理_期权外汇开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国际外盘期货 > 正文

[外盘商品期货]首次增持黄金储备

作者:yx1898发布时间:2021-12-02分类:国际外盘期货浏览:299


导读:在美国总统拜登11月23日宣布释放5000万桶原油战略储备以期降低原油价格之际,南非新毒株Omicron又不期而至,成为压垮原油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11月26日国际原油价格暴跌收盘...

在美国总统拜登11月23日宣布释放5000万桶原油战略储备以期降低原油价格之际,南非新毒株Omicron又不期而至,成为压垮原油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11月26日国际原油价格暴跌收盘,WTI报收每桶68.15美元,下跌13.1%,布伦特报收每桶72.72美元,下跌11.6%。市场多头倾向于认为美国释放原油战略储备对市场的影响有限,但美国作为原油第一大生产和消费国,再加上美国总统对市场的亲自干预,其影响力不可小觑,值得认真研究和分析。

美国总统拜登和特朗普
干预原油价格过程的相似性

都是为了选举需要。当前美国选民深受通货膨胀困扰,各种生活必需品一路上涨,作为车轮上的国家,选民对汽油价格更是敏感,根据美国汽车协会10月8日的数据,美国普通汽油的均价为3.26美元/加仑,比去年同期上涨了1.07美元,这将直接影响2022年中期选举和美国总统的满意度,所以拜登近期一直呼吁OPEC增产原油。而前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也是为了平息通货膨胀、提振中期选举,多次干预原油价格。

干预过程极其相似。在价格干预过程中,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往往是越是干预价格越是上涨,直到最后效果累积并碰上突发因素后,原油价格才掉头向下。2018年价格干预的转折点是沙特刺杀记者卡舒吉事件,沙特王储萨勒曼受到巨大压力而向美国屈服,加大原油增产力度,原油价格应声下跌,布伦特原油从2018年10月份的85美元一路下跌至年底的50美元,WTI期间也跌到了43美元。拜登总统本次价格干预也是如此,经历了越呼吁越涨的局面,而转折点就是释放原油战略储备后Omicron毒株的出现。

价格走势极其相似。在美国总统价格干预过程中,价格上下波动,经历上涨--下跌--上涨--下跌--再上涨--最终下跌,把高点和低点分别用直线相连接,就形成了扩散三角形,往往预示着上涨趋势的结束。再配合着MACD顶背离的技术指标,更是说明了多头市场的转折,价格开始真正掉头向下。

本次美国联合多国释放原油战略储备
的方式可创造经济效益

置换(Swap)操作。在美国总统拜登多次要求OPEC增产原油无效后,联合英国、印度、日本等多国释放原油战略储备。美国释放5000万桶,其中1800万桶为直接销售,而另外3200万桶采用置换操作或者说是掉期(Swap)操作,即石油公司从战略储备库存中取得原油现货,而之后按照约定的期限归还原油和利息。当前原油期货仍然是Backwardation价差结构,承接原油储备的石油公司可以进行反套获利。

Backwardation价差结构。也就是近高远低结构,原油的近月价格高于远月价格。在这种价差结构下,石油公司可以把原油战略储备库存在近端先卖掉,同时锁定远端更低的价格,到期后再将实物库存还给政府,实现反套获利。原油期货价格即使经历了11月26日的暴跌以后,仍然没有改变近高远低的价差结构,以WTI期货价格为例,北京时间11月29日下午16点交易的2022年1月份原油价格为71.58美元,而2022年10月份原油价格为66.95美元,不考虑其他成本,理论上如果卖出1月份资源,买入10月份合约,每桶可以赚取4.63美元利润。

由于欧元区的通胀率远超欧洲央行2%的通胀目标,爱尔兰央行开始增加其黄金储备。

近几个月来,爱尔兰央行购买了2吨的黄金,分别是在9月份和10月份增购了1吨黄金,打破了十多年来贵金属持有量长期保持不变的状,其黄金持有量达20年来历史最高水平。

[外盘商品期货]首次增持黄金储备  国际外盘期货  第1张

当被问及为何要大量购金时,一位发言人称,央行的黄金交易“是商业机密,并且表示不能做进一步的解释”。虽然机构没有给出增加黄金储备的理由,但爱尔兰央行行长上周警告称,政策制定者不能在通胀上表现过于自满。

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各国央行对黄金的需求增加。全球央行的黄金储备增加了333.2吨,较同期五年平均水平高出39%。其中,泰国、匈牙利和巴西的黄金购买尤为强劲。

[外盘商品期货]首次增持黄金储备  国际外盘期货  第2张

今年早些时候,新加坡也悄悄地增加了约20%的黄金储备,是该央行黄金购买量自2000年以来的首次增长。根据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国际储备和外汇流动性报告的数据,新加坡央行今年5月和6月的黄金采购总量达到26.3吨左右。

向来积极发布大量有关新加坡金融市场以及国际金融状况等各种主题的出版物和报告的新加坡央行却维持低调,这一数据直到在IMF的月度更新报告中披露后才引发市场关注。

新加坡交易商BullionStar的贵金属分析师Ronan Manly表示,新加坡央行可能倾向于不引起外界对其国际储备中黄金数量的关注,因为这可能会引导外汇市场将该央行购买黄金的行为视为加强该国储备实力的举措,并可能给其汇率带来上行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