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代理网
股票配资平台招商_外盘国际期货代理_期权外汇开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股票配资平台 > 正文

327国债(国债事件 下场)_

作者:yx1898发布时间:2021-06-13分类:股票配资平台浏览:144


导读:1、327国债万国和中经开的持仓量和价位是多少?2000多万,147.2-147.81995年国内国债期货交易如火如沪深300荼。“327”是国债期货合约的代...

1、327国债万国和中经开的持仓量和价位是多少?

2000多万,147.2-147.81995年国内国债期货交易如火如沪深300荼。“327”是国债期货合约的代号,对应1992年发行1995年6月到期兑付的3年期国库券,该券发行总量是240亿元人民币。1995年2月23日,上海万国证券公司违规交易327合约,最后8分钟内共砸出1056万口卖单,面值达2112亿元国债。最终因zf干预万国亏损16亿元人民币,国债期货因此夭折。

英国《金融时报》称这是“中国大陆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国债期货是当时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量最大最活跃的品种。其中多空两大阵营汇聚当时中国证券市场的风云人物:空方以当时号称“上海滩证券教父”的万国证券公司总裁管金生和“辽国发”高原和高岭兄弟2人为首。多方则是以当时财政部直属的“中经开”为首的上海和江浙一带的私人大户,其中包括安徽的后来创立国元证券的陈树隆和深圳大鹏证券董事长徐卫国及其他江浙个人大户。

这是一次总的来说是疯狂瓜分国有资产的豪华大餐。躺下了一个万国证券,造就了大批千万亿万富豪!管金生为首的空方是“中国证券市场早期最有思想的一批市场派人士”,他们更相信自己的分析。多方则纯粹是一批“黑幕消息派人士”,他们炒的是“内幕消息”,这本来是违法的,可是在中国从来都是“老实规矩的人吃亏”,不违法打点“插边球”是任何领域都很难赚到大钱的。具体细节-----327国债应该在1995年6月到期,它的9.5%的票面利息加保值补贴率,每百元债券到期应兑付132元,与当时的银行存款利息和通货膨胀率相比,“327”的回报太低了,于是有市场传闻,财政部可能要提高“327”的利率,到时会以148元的面值兑付,但上海三大证券公司之一万国证券的总裁管金生不这样看。

他认为高层正狠抓宏观调控,财政部不会再从国库里割肉往外掏出16亿元来补贴327国债,于是管金生率领万国证券巨资做空操纵市场。多方则为财政部的直系券商,他们及其客户大举建立“多头头寸”后,就大举公关到北京财政部大举游说。不知道当时的财政部员到底受了多少贿,因为财政部本来是最不想提高“保值贴补率”的,因为这样他就要拿出许多真金白银16亿来给买国债的人。最后终于被他们成功游说了当时财政部所有员甚至直通,将“保值贴补率”再次提高到12.98%,这就是将万国证券和辽国发逼死的根本原因。

这次正当所有空头们都以市场化的眼光来看“保值贴补率”不可能再增加,而结果却让他们大跌眼镜:“保值贴补率”竟然提高到12。98%!327国债价格井喷!本来,“辽国发”的高岭早就听别的朋友说“保值贴补率”要继续提高,只是他一直不敢相信,正在这几天,他才刚刚又调集3个亿资金(放大40倍做国债期货相当于120亿资金),准备继续大举做空与多方决一死战(许多空方同盟军都戏称高岭调来了3亿军饷!)。最后一天晚上当他确知“保值贴补率”最终被提高到12.98%时,他不由得悲叹:在中国证券市场还是要关系,要有铁后台,这样才可以赚到钱。

于是当晚他买通了许多别的单位席位上的“红马甲”,在第二天早上立即将其50万口“空单”平仓同时追加“买入”50万口反手做多。辽国发的高岭“临阵叛变空翻多”将万国证券的管金生送上了不归路。当327国债被冲到151.3万国证券全线亏损几十亿并爆仓,想我们的“上海滩证券教父”怎么可能服气而将自己辛苦多年创立的万国证券毁于一旦?具体交易细节------1995年2月3.27合约的价格一直在147.80元—148.30元徘徊。2.23日提高327国债利率的传言得到证实,百元面值的327国债将按148.50元兑付。

一直在327品种上与万国联手做空的辽国发突然倒戈改做多头,327国债在1分钟内竟上涨了2元10分钟后共涨了3.77元。327国债每上涨1元----万国证券就要赔进十几个亿,按照它的持仓量和现行价位,一旦到期交割,它将要拿出60亿元资金,毫无疑问万国没有这个能力。管金生铤而走险,16时22分13秒突然发难,总共砸出1056万口卖单(当时需保证金14亿)。按照上交所的规定,国债期货交易1口为2万元面值的国债,最狠一笔管砸出高达730万口的卖单为1460亿元,而当时“327”国债总共有240亿元,把价位从151.30打到147.50元,使当日开仓的多头全线爆仓。

这个行动令整个市场都目瞪口呆,若以收盘时的价格来计算,这一天做多的机构,包括像辽国发这样空翻多的机构都将血本无归,而万国不仅能够摆脱掉危机,并且还可以赚到42亿元。最意外的是当时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中国国债贴息会如此方式,美联储调息时都是0.25%地调,咱们一下子竟然就是5个百分点!当天下午他陪证监会期货部主任耿亮在交易场内,耿亮说国债期货管理办法修改完了准备发布,尉文渊正在为此高兴突然发现市场上气氛不对劲:各地国债市场都是向上的大涨突破性行情,只有“327”价格大幅下跌,交易量突然放大了许多---出事了!夜里11点尉文渊正式下令,宣布23日16时22分13秒之后的所有327品种的交易异常是无效的,该部分不计入当日结算价、成交量和持仓量的范围。经过此调整当日国债成交额为5400亿元,当日327品种的收盘价为违规前最后签定的一笔交易价格151.30元。上交所没有公布管和万国的名字但是万国在劫难逃。

如果按照上交所定的收盘价到期交割---万国赔60亿元人民币,如果按管金生自己弄出的局面算---万国赚42亿元,如果按照151.30元平仓---万国亏16亿元。5月17日中国证监会鉴于中国当时不具备开展国债期货交易的基本条件,发出《关于暂停全国范围内国债期货交易试点的紧急通知》,开市仅两年零六个月的国债期货无奈地划上了句号,中国第一个金融期货品种宣告夭折。后来管金生被关进了监狱17年,尉文渊被免职,财政部直属并散布内幕消息的中经开则没有任何事情。其实说实话在2月23日多空短兵相接,多方大主力中经开基本控制着主动权。

先以80万口在前日的收盘价的基础上提高到148.50元,接着又以120万口攻到149.10元,再以100万口改写150元的记录。盘中出现过200万口的空方巨量封单,但瞬间便被多方收入囊中,这说明违规操作的不仅是空方,多方也存在类似问题,但多方因有财政部的中经开幸运便似乎总是与之相伴相随,空方在最后8分钟竟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多方的违规事实。中国证券市场是多么不公平!只要你有铁的关系后台,你就没事,如果你没有后台,只是凭借市场手段开拓出来的局面,则不管你能力再强贡献再大,关键时刻也是难逃一劫!其实最后那次的“保值贴补率”提高到12。98%,完全是多头“公关”攻出来的:他们买了许多国债期货头寸后,就行贿买通财政部员,让他们非理性地提高,而将千千万万无辜的中小投资者套死在天花板上。

于是,这次“327事件”就成了“中国证券市场瓜分国有资产的一次超级豪华大餐”,中经开在江浙一带证券营业部的私人客户都大赚特赚,将万国证券和所有空头的几十亿资金全部瓜分,造就了江浙一带一大批富豪!这就是内幕交易的经典之作,其实就是一个“局”,只要舍得花钱,就可以买通原证监会和财政部等其他管理层的员,使得政策朝自己期望的方向走,从而“赚得不清不楚”。与国债327事件同时期的深圳证券交易所也曾经推出过几个国债期货品种,因为当时交易量小,交易所的国债部主管就找来几个同学说:“我们先开个局,就象打麻将一样,张三李四你们两个的公司做多,王五赵六你们几个的公司做空,将交易做得活跃一些,然后将别人诱惑进来,当被骗参与的人多了之后,我们这五个人就一起联手做单边交易或做多或做空,将所有参与近来的其他圈外人的保证金全部吃进我们的腰包。”果然发起的那几个人后来每人都赚了几千万,逃到国外后又回来买别墅开公司,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所以,在深圳的证券圈内,许多人热衷于“打桥牌和搓麻将”而懒于研究行业和上市公司,因为所有赚钱的方式都是他们这些圈内人设的“局”,骗人骗钱的“圈套”,就等着“局外人和圈外人”来钻圈套,很多垃圾股甚至部分蓝筹也狼狈为奸,去调研和考察上市公司有个屁用!?后来中经开在“长虹转配股违规上市”中又故伎重演赚了很多钱,后来中国证券市场的几个大系如“涌金系的魏东”、“东欧系”、“金信系”、“汉龙系”的成长发展都与“长虹转配股违规上市”获取暴利有关。这就是中国证券市场的黑幕,所以很多人说中国证券市场本来就是一个大骗局。股票敢炒否?股指期货能玩否?看了这黑吃黑事件,不免叫人觉得英雄气短,感慨非常:就连中国当时最大的大机构万国管金生的战无不胜的虎狼之师都一日而亡,想我等散户真的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对金融市场的肤浅认识,只有自觉加强自我风险教育。

中经开灭了万国后也破产中经开主管国债期货的副总裁戴学民,1995年年底在北京遇到不名身份的人刺杀,伤及肝部,戴学民既未报案,也未住院,到医院草草包扎后,当天即乘航班离开北京。此人在1997年前还和部分熟人电话联络过,1997年后下落不明……时光流逝,更多的苍海桑田……2008年,中经开操盘手,327国债事件中关键人物魏xx教授之子,涌金系掌门魏东自杀。2000多万,147.2-147.81995年国内国债期货交易如火如荼。“327”是国债期货合约的代号,对应1992年发行1995年6月到期兑付的3年期国库券,该券发行总量是240亿元人民币。

1995年2月23日,上海万国证券公司违规交易327合约,最后8分钟内共砸出1056万口卖单,面值达2112亿元国债。最终因zf干预万国亏损16亿元人民币,国债期货因此夭折。英国《金融时报》称这是“中国大陆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国债期货是当时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量最大最活跃的品种。其中多空两大阵营汇聚当时中国证券市场的风云人物:空方以当时号称“上海滩证券教父”的万国证券公司总裁管金生和“辽国发”高原和高岭兄弟2人为首。多方则是以当时财政部直属的“中经开”为首的上海和江浙一带的私人大户,其中包括安徽的后来创立国元证券的陈树隆和深圳大鹏证券董事长徐卫国及其他江浙个人大户。

这是一次总的来说是疯狂瓜分国有资产的豪华大餐。躺下了一个万国证券,造就了大批千万亿万富豪!管金生为首的空方是“中国证券市场早期最有思想的一批市场派人士”,他们更相信自己的分析。多方则纯粹是一批“黑幕消息派人士”,他们炒的是“内幕消息”,这本来是违法的,可是在中国从来都是“老实规矩的人吃亏”,不违法打点“插边球”是任何领域都很难赚到大钱的。

具体细节-----327国债应该在1995年6月到期,它的9.5%的票面利息加保值补贴率,每百元债券到期应兑付132元,与当时的银行存款利息和通货膨胀率相比,“327”的回报太低了,于是有市场传闻,财政部可能要提高“327”的利率,到时会以148元的面值兑付,但上海三大证券公司之一万国证券的总裁管金生不这样看。他认为高层正狠抓宏观调控,财政部不会再从国库里割肉往外掏出16亿元来补贴327国债,于是管金生率领万国证券巨资做空操纵市场。多方则为财政部的直系券商,他们及其客户大举建立“多头头寸”后,就大举公关到北京财政部大举游说。不知道当时的财政部员到底受了多少贿,因为财政部本来是最不想提高“保值贴补率”的,因为这样他就要拿出许多真金白银16亿来给买国债的人。

最后终于被他们成功游说了当时财政部所有员甚至直通,将“保值贴补率”再次提高到12.98%,这就是将万国证券和辽国发逼死的根本原因。这次正当所有空头们都以市场化的眼光来看“保值贴补率”不可能再增加,而结果却让他们大跌眼镜:“保值贴补率”竟然提高到12。98%!327国债价格井喷!本来,“辽国发”的高岭早就听别的朋友说“保值贴补率”要继续提高,只是他一直不敢相信,正在这几天,他才刚刚又调集3个亿资金(放大40倍做国债期货相当于120亿资金),准备继续大举做空与多方决一死战(许多空方同盟军都戏称高岭调来了3亿军饷!)。最后一天晚上当他确知“保值贴补率”最终被提高到12.98%时,他不由得悲叹:在中国证券市场还是要关系,要有铁后台,这样才可以赚到钱。

于是当晚他买通了许多别的单位席位上的“红马甲”,在第二天早上立即将其50万口“空单”平仓同时追加“买入”50万口反手做多。辽国发的高岭“临阵叛变空翻多”将万国证券的管金生送上了不归路。当327国债被冲到151.3万国证券全线亏损几十亿并爆仓,想我们的“上海滩证券教父”怎么可能服气而将自己辛苦多年创立的万国证券毁于一旦?具体交易细节------1995年2月3.27合约的价格一直在147.80元—148.30元徘徊。

2.23日提高327国债利率的传言得到证实,百元面值的327国债将按148.50元兑付。一直在327品种上与万国联手做空的辽国发突然倒戈改做多头,327国债在1分钟内竟上涨了2元10分钟后共涨了3.77元。327国债每上涨1元----万国证券就要赔进十几个亿,按照它的持仓量和现行价位,一旦到期交割,它将要拿出60亿元资金,毫无疑问万国没有这个能力。管金生铤而走险,16时22分13秒突然发难,总共砸出1056万口卖单(当时需保证金14亿)。

按照上交所的规定,国债期货交易1口为2万元面值的国债,最狠一笔管砸出高达730万口的卖单为1460亿元,而当时“327”国债总共有240亿元,把价位从151.30打到147.50元,使当日开仓的多头全线爆仓。这个行动令整个市场都目瞪口呆,若以收盘时的价格来计算,这一天做多的机构,包括像辽国发这样空翻多的机构都将血本无归,而万国不仅能够摆脱掉危机,并且还可以赚到42亿元。最意外的是当时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中国国债贴息会如此方式,美联储调息时都是0.25%地调,咱们一下子竟然就是5个百分点!当天下午他陪证监会期货部主任耿亮在交易场内,耿亮说国债期货管理办法修改完了准备发布,尉文渊正在为此高兴突然发现市场上气氛不对劲:各地国债市场都是向上的大涨突破性行情,只有“327”价格大幅下跌,交易量突然放大了许多---出事了!夜里11点尉文渊正式下令,宣布23日16时22分13秒之后的所有327品种的交易异常是无效的,该部分不计入当日结算价、成交量和持仓量的范围。经过此调整当日国债成交额为5400亿元,当日327品种的收盘价为违规前最后签定的一笔交易价格151.30元。

上交所没有公布管和万国的名字但是万国在劫难逃。如果按照上交所定的收盘价到期交割---万国赔60亿元人民币,如果按管金生自己弄出的局面算---万国赚42亿元,如果按照151.30元平仓---万国亏16亿元。5月17日中国证监会鉴于中国当时不具备开展国债期货交易的基本条件,发出《关于暂停全国范围内国债期货交易试点的紧急通知》,开市仅两年零六个月的国债期货无奈地划上了句号,中国第一个金融期货品种宣告夭折。后来管金生被关进了监狱17年,尉文渊被免职,财政部直属并散布内幕消息的中经开则没有任何事情。

其实说实话在2月23日多空短兵相接,多方大主力中经开基本控制着主动权。先以80万口在前日的收盘价的基础上提高到148.50元,接着又以120万口攻到149.10元,再以100万口改写150元的记录。盘中出现过200万口的空方巨量封单,但瞬间便被多方收入囊中,这说明违规操作的不仅是空方,多方也存在类似问题,但多方因有财政部的中经开幸运便似乎总是与之相伴相随,空方在最后8分钟竟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多方的违规事实。

中国证券市场是多么不公平!只要你有铁的关系后台,你就没事,如果你没有后台,只是凭借市场手段开拓出来的局面,则不管你能力再强贡献再大,关键时刻也是难逃一劫!其实最后那次的“保值贴补率”提高到12。98%,完全是多头“公关”攻出来的:他们买了许多国债期货头寸后,就行贿买通财政部员,让他们非理性地提高,而将千千万万无辜的中小投资者套死在天花板上。于是,这次“327事件”就成了“中国证券市场瓜分国有资产的一次超级豪华大餐”,中经开在江浙一带证券营业部的私人客户都大赚特赚,将万国证券和所有空头的几十亿资金全部瓜分,造就了江浙一带一大批富豪!这就是内幕交易的经典之作,其实就是一个“局”,只要舍得花钱,就可以买通原证监会和财政部等其他管理层的员,使得政策朝自己期望的方向走,从而“赚得不清不楚”。与国债327事件同时期的深圳证券交易所也曾经推出过几个国债期货品种,因为当时交易量小,交易所的国债部主管就找来几个同学说:“我们先开个局,就象打麻将一样,张三李四你们两个的公司做多,王五赵六你们几个的公司做空,将交易做得活跃一些,然后将别人诱惑进来,当被骗参与的人多了之后,我们这五个人就一起联手做单边交易或做多或做空,将所有参与近来的其他圈外人的保证金全部吃进我们的腰包。

”果然发起的那几个人后来每人都赚了几千万,逃到国外后又回来买别墅开公司,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所以,在深圳的证券圈内,许多人热衷于“打桥牌和搓麻将”而懒于研究行业和上市公司,因为所有赚钱的方式都是他们这些圈内人设的“局”,骗人骗钱的“圈套”,就等着“局外人和圈外人”来钻圈套,很多垃圾股甚至部分蓝筹也狼狈为奸,去调研和考察上市公司有个屁用!?后来中经开在“长虹转配股违规上市”中又故伎重演赚了很多钱,后来中国证券市场的几个大系如“涌金系的魏东”、“东欧系”、“金信系”、“汉龙系”的成长发展都与“长虹转配股违规上市”获取暴利有关。这就是中国证券市场的黑幕,所以很多人说中国证券市场本来就是一个大骗局。股票敢炒否?股指期货能玩否?看了这黑吃黑事件,不免叫人觉得英雄气短,感慨非常:就连中国当时最大的大机构万国管金生的战无不胜的虎狼之师都一日而亡,想我等散户真的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对金融市场的肤浅认识,只有自觉加强自我风险教育。

中经开灭了万国后也破产中经开主管国债期货的副总裁戴学民,1995年年底在北京遇到不名身份的人刺杀,伤及肝部,戴学民既未报案,也未住院,到医院草草包扎后,当天即乘航班离开北京。此人在1997年前还和部分熟人电话联络过,1997年后下落不明……时光流逝,更多的苍海桑田……2008年,中经开操盘手,327国债事件中关键人物魏xx教授之子,涌金系掌门魏东自杀。

327国债(国债事件 下场)   股票配资平台  第1张

2、327国债事件

如果没有327国债事件就不会有今天的指数期货的发展,以参考如下网上摘录:网易财经讯2010年1月,中国证券业教父级人物阚治东做客网易财经会客厅。在网易财经与阚治东两个小时的对话中,阚治东畅谈了他二十年的股市人生:他和中国证券业第一代参与者的辛酸探索与激情冒险,与同样教父级人物管金生、尉文渊等人的竞争、友情岁月。他还对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现状表达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的股市更适合散户来运作,特别是创业板和中小板。阚治东现在从事创投工作,先后成立奥锐万嘉、东方汇富等创投基金,在节目中他告诉网易财经,他从事创投事业的第一笔本金来自好友尉文渊(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任总经理),阚治东透露现在他所管理的基金所投资的10多个项目基本都具备了上市资格。

以下为分段视频文字实录网易财经:近期国务院批准了融资融券的试点以及股指期货的三个月准备期,您觉得这些金融工具的引入,会给股市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现在有积极的看法,也有消极的观点,您怎么看待这个影响?阚治东:这次国务院原则性批准证监会的融资融券、股指期货的推出,这个实际不是一件新闻,早就在做准备,做了很长时间,做了很多年了,现在总算有一个结果了。这件事对证券市场本身是一件好事,融资融券是可以让我们的资金,本身我们的资金就有一定放大效应的角度在运作,这个本身肯定是一件好事。股指期货我们说不要做单边式的,过去说单边式,在中国的资本市场只能做单边式,真的股市涨了,大家都挣了,可是跌了就没法儿做,实际上如果真正推出股指期货,无论是涨还是跌我们都有空间。当然,这是今天我们从政策角度,原则性的角度考虑来这个问题是这样的,但是作为目前的现货市场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我相信这里面应该有值得我们进行深入研究的,因为我们知道股指期货毕竟是能做空,能做多,对整个今天的现货市场,它必然是一个“双刃剑”会造成我们市场中一段时间是拼命往上涨,也有一段时间里面可能是不断的往下跑,必然会是这样的,未来一旦推出,市场的起伏波动,就会比今天更加频繁,这是必然的。

网易财经:也有人担心,说股指期货推出之后,会不会重现之前“327国债事件”的情况,因为大的沪深300指数的权重股里面仍然是由几大部门、机构掌握着控股权,会不会将来有一天重演这样一个历史?阚治东:会出现一些问题也是正常的,但是如果我们今天整个设计的好,因为毕竟也设计了这么长时间了,应该不会出现“327”那样的事情,“327”当年设计的时候,也不应该发生的,因为“327”我们当年做国债期货的时候,万国、我以及汤仁荣、海通证券,我记得每家大概持仓口数是四、五十万口,也就是以最大的持仓量,就是四十万,或者五十万口,你不能超过这个数字的。如果当年我们电脑系统进行设计的时候,就设计了一个程序,超过四十万、五十万,也就是超过你的设计限额的时候,你就打不进去,那问题就不会出现了,对不对?另外,当年还有一个“保证金”制度,你交了多少保证金,保证你可以放大40倍,如果你保证金用完了,必须补充保证金,才能继续委托指定人进去,如果我们的电脑也把这些指令设计好,也是不应该发生问题的。网易财经:主要您觉得还是制度设计方面的问题?阚治东:当年在系统设计上,还是有缺陷,今天我相信我们的系统会设计得很完善,而且毕竟我们也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了,所以这样的问题应该不会发生,但是必然还会发生其他的问题,小问题,这是必然的,每次有新业务推出都会带来一些新问题。1.原因有1、现券市场不发达、券种及期限结构不合理2、当时国债期货不是典型意义的国债期货3、缺乏统一的法规与监管体系4、在管理上存在用现货机制管理期货的误区根本原因在于当时市场条件的不成熟及对金融期货缺乏统一的监管与相应的风险控制经验。

2.政府对国债进行一定的保值贴补是将利率与指标挂钩,国外也有过贴补的先例,但当时政府调息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最意外的是当时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中国国债贴息会如此方式,美联储调息时都是0.25%地调,咱们一下子竟然就是5个百分点。”“保值贴补率”提高到12.98%。这必然与利率市场化相违背,也显示出当时国内市场的不健全。3.启示;其一,缺少必要市场条件的金融期货品种本身就蕴藏着巨大的风险。

这主要是指国债期货赖以存在的利率机制市场化并没有形成,金融现货市场亦不够完善。其二,政策风险和信息披露制度不完善是期货市场的重要风险源。其三,健全和完善交易所管理制度,方可防范期货市场层出不穷的风险。

其四,现代期货交易的风险控制要求计算机系统提供必要的技术保障。事件发生之后,政府监管部门、各交易所均健全了交易保证金控制制度、涨跌停板制度等规章制度,并建立了诸如持仓限量制度、大户申报制度、浮动盈利禁开新仓等的交易风险控制制度。如果没有327国债事件就不会有今天的指数期货的发展,以参考如下网上摘录:网易财经讯2010年1月,中国证券业教父级人物阚治东做客网易财经会客厅。

在网易财经与阚治东两个小时的对话中,阚治东畅谈了他二十年的股市人生:他和中国证券业第一代参与者的辛酸探索与激情冒险,与同样教父级人物管金生、尉文渊等人的竞争、友情岁月。他还对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现状表达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的股市更适合散户来运作,特别是创业板和中小板。阚治东现在从事创投工作,先后成立奥锐万嘉、东方汇富等创投基金,在节目中他告诉网易财经,他从事创投事业的第一笔本金来自好友尉文渊(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任总经理),阚治东透露现在他所管理的基金所投资的10多个项目基本都具备了上市资格。以下为分段视频文字实录网易财经:近期国务院批准了融资融券的试点以及股指期货的三个月准备期,您觉得这些金融工具的引入,会给股市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现在有积极的看法,也有消极的观点,您怎么看待这个影响?阚治东:这次国务院原则性批准证监会的融资融券、股指期货的推出,这个实际不是一件新闻,早就在做准备,做了很长时间,做了很多年了,现在总算有一个结果了。

这件事对证券市场本身是一件好事,融资融券是可以让我们的资金,本身我们的资金就有一定放大效应的角度在运作,这个本身肯定是一件好事。股指期货我们说不要做单边式的,过去说单边式,在中国的资本市场只能做单边式,真的股市涨了,大家都挣了,可是跌了就没法儿做,实际上如果真正推出股指期货,无论是涨还是跌我们都有空间。当然,这是今天我们从政策角度,原则性的角度考虑来这个问题是这样的,但是作为目前的现货市场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我相信这里面应该有值得我们进行深入研究的,因为我们知道股指期货毕竟是能做空,能做多,对整个今天的现货市场,它必然是一个“双刃剑”会造成我们市场中一段时间是拼命往上涨,也有一段时间里面可能是不断的往下跑,必然会是这样的,未来一旦推出,市场的起伏波动,就会比今天更加频繁,这是必然的。网易财经:也有人担心,说股指期货推出之后,会不会重现之前“327国债事件”的情况,因为大的沪深300指数的权重股里面仍然是由几大部门、机构掌握着控股权,会不会将来有一天重演这样一个历史?阚治东:会出现一些问题也是正常的,但是如果我们今天整个设计的好,因为毕竟也设计了这么长时间了,应该不会出现“327”那样的事情,“327”当年设计的时候,也不应该发生的,因为“327”我们当年做国债期货的时候,万国、我以及汤仁荣、海通证券,我记得每家大概持仓口数是四、五十万口,也就是以最大的持仓量,就是四十万,或者五十万口,你不能超过这个数字的。

如果当年我们电脑系统进行设计的时候,就设计了一个程序,超过四十万、五十万,也就是超过你的设计限额的时候,你就打不进去,那问题就不会出现了,对不对?另外,当年还有一个“保证金”制度,你交了多少保证金,保证你可以放大40倍,如果你保证金用完了,必须补充保证金,才能继续委托指定人进去,如果我们的电脑也把这些指令设计好,也是不应该发生问题的。网易财经:主要您觉得还是制度设计方面的问题?阚治东:当年在系统设计上,还是有缺陷,今天我相信我们的系统会设计得很完善,而且毕竟我们也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了,所以这样的问题应该不会发生,但是必然还会发生其他的问题,小问题,这是必然的,每次有新业务推出都会带来一些新问题。

327国债(国债事件 下场)   股票配资平台  第2张 沪深300

3、327国债事件中管金生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管金生的行为属于经济犯罪吗?

327国债事件中管金生扮演一个机智,有谋略,有经济头脑的角色,是“证券教父”。管金生的行为不属于经济犯罪。三二七国债事件中,管金生在最后交易日的临收市前抛出700多万口合约把合约价格打压下去。但是在收市后所有未平仓的合约都要进行实物交割,他根本交割不了这么多国债,那么他就面临的是更多的违约处罚。

管金生的对手是中经开,当时中金开已经知道财政部会贴值321国债,因此有持无恐,做多,管金生是根据信息和常规判断,财政部不会贴值327国债,因此做空,两方是不公平的,而且财政部起到了相当于裁判下场踢球的作用。所以,如果大量抛单的两个目的都达到的话,管金生就可能不仅减少了自己的损失,还能把多头主力也拉下水,以解心头之恨。然而,监管者偏袒了有财政部背景的中经开,判收市前几分钟的交易无效,使管金生的计划落空。

但如果监管者不偏袒,管金生的谋略很可能就成功了。三二七国债事件中,管金生在最后交易日的临收市前抛出700多万口合约把合约价格打压下去。但是在收市后所有未平仓的合约都要进行实物交割,他根本交割不了这么多国债,那么他就面临的是更多的违约处罚。

管金生的对手是中经开,当时中金开已经知道财政部会贴值321国债,因此有持无恐,做多,管金生是根据信息和常规判断,财政部不会贴值327国债,因此做空,两方是不公平的,而且财政部起到了相当于裁判下场踢球的作用。在管金生眼里,对方更加疯狂,所谓胜者王,败者寇,你说的国债合约不够,当时已经成了意气之争了。自己死,也让对方活不了。民斗官,那是管今生的悲哀。

但应该也是中国特色吧。管市场传闻金生在临收市前抛出大量空单的目的有两个:(1)促成协议平仓;打压国债期货的价格,降低结算价格。所谓协议平仓,一般都是在多、空双方都出现违规行为的情况下,监管者通过行政手段强制双方平仓。协议平仓的原则一般是“赔者少赔,赚者少赚”。

在327事件发生前,国债期货市场上已经有过多次协议平仓,并且在327国债事件中多、空双方都违规了,管金生当然不肯就这么束手就擒。于是乎,他就棋行险招,大抛空单,迫使对手也因交不起保证金和自己一样爆仓,并使监管者注意到多、空双方都违规的事实,从而迫使监管者再次行政干预,促成协议平仓。因为协议平仓时的价格一般是以收市日的结算价格为参照的。

所以,如果大量抛单的两个目的都达到的话,管金生就可能不仅减少了自己的损失,还能把多头主力(中经开)也拉下水,以解心头之恨。然而,监管者偏袒了有财政部背景的中经开,判收市前几分钟的交易无效,使管金生的计划落空。但如果监管者不偏袒,管金生的谋略很可能就成功了。就从他的计划来看,果然是一个人杰,不愧当时对他的“证券教父”之称![管金生的行为不属于经济犯罪】。

327国债事件中管金生扮演一个机智,有谋略,有经济头脑的角色,是“证券教父”。管金生的行为不属于经济犯罪。三二七国债事件中,管金生在最后交易日的临收市前抛出700多万口合约把合约价格打压下去。

但是在收市后所有未平仓的合约都要进行实物交割,他根本交割不了这么多国债,那么他就面临的是更多的违约处罚。管金生的对手是中经开,当时中金开已经知道财政部会贴值321国债,因此有持无恐,做多,管金生是根据信息和常规判断,财政部不会贴值327国债,因此做空,两方是不公平的,而且财政部起到了相当于裁判下场踢球的作用。所以,如果大量抛单的两个目的都达到的话,管金生就可能不仅减少了自己的损失,还能把多头主力也拉下水,以解心头之恨。然而,监管者偏袒了有财政部背景的中经开,判收市前几分钟的交易无效,使管金生的计划落空。

但如果监管者不偏袒,管金生的谋略很可能就成功了。三二七国债事件中,管金生在最后交易日的临收市前抛出700多万口合约把合约价格打压下去。但是在收市后所有未平仓的合约都要进行实物交割,他根本交割不了这么多国债,那么他就面临的是更多的违约处罚。管金生的对手是中经开,当时中金开已经知道财政部会贴值321国债,因此有持无恐,做多,管金生是根据信息和常规判断,财政部不会贴值327国债,因此做空,两方是不公平的,而且财政部起到了相当于裁判下场踢球的作用。

在管金生眼里,对方更加疯狂,所谓胜者王,败者寇,你说的国债合约不够,当时已经成了意气之争了。自己死,也让对方活不了。民斗官,那是管今生的悲哀。但应该也是中国特色吧。

管金生在临收市前抛出大量空单的目的有两个:(1)促成协议平仓;打压国债期货的价格,降低结算价格。所谓协议平仓,一般都是在多、空双方都出现违规行为的情况下,监管者通过行政手段强制双方平仓。协议平仓的原则一般是“赔者少赔,赚者少赚”。在327事件发生前,国债期货市场上已经有过多次协议平仓,并且在327国债事件中多、空双方都违规了,管金生当然不肯就这么束手就擒。

于是乎,他就棋行险招,大抛空单,迫使对手也因交不起保证金和自己一样爆仓,并使监管者注意到多、空双方都违规的事实,从而迫使监管者再次行政干预,促成协议平仓。因为协议平仓时的价格一般是以收市日的结算价格为参照的。所以,如果大量抛单的两个目的都达到的话,管金生就可能不仅减少了自己的损失,还能把多头主力(中经开)也拉下水,以解心头之恨。

然而,监管者偏袒了有财政部背景的中经开,判收市前几分钟的交易无效,使管金生的计划落空。但如果监管者不偏袒,管金生的谋略很可能就成功了。就从他的计划来看,果然是一个人杰,不愧当时对他的“证券教父”之称![管金生的行为不属于经济犯罪】。

327国债(国债事件 下场)   股票配资平台  第3张

4、327国债事件幕后黑手

1995年9月20日,国家监察部、中国证监会等部门都公布了对“327国债事件”的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决定说,“这次事件是一起在国债期货市场发展过快、交易所监管不严和风险控制滞后的情况下,由上海万国证券公司、辽宁国发(集团)公司引起的国债期货风波。”根据现有的资料去分析1995年的事件,1995年中经开的特殊背景,和中经开在市场上疯狂做多的行为来看,中经开很有可能参与内幕交易,在市场并不确定是否增加贴息率的时候,已经得到内幕消息,确定财政部一定会加息。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这桩内幕交易即使不是最大的一桩内幕交易案,也是影响最恶劣的内幕交易之一。2月23日整个一下午,尉文渊都在跟证监会期货部主任耿亮说事。

耿亮说,证监会刚向财政部争下国债期货的管理权,国债期货管理办法修改完了,准备发布。在这之前3年,1992年,尉文渊到美国转了一圈,看人家金融工具创新红红火火,中国不搞不行。但上交所是为股票设计的,市场又小,怕是承受不住期货。回来后和领导商量,大家都说搞是可以,但不能风险太大。

什么最稳定?当然是国债。国债是固定利率,风险会小一些;而国债期货能够促进国债市场的发行,当更容易得到上层的支持。尉文渊还有个小算盘:证监会刚成立,还管不到这一段,早干比晚干好。于是12月先开了国债期货。

议论了多次,决定国债期货的保证金定在2.5%这样效率既高?又能避免风险。上交所研究了历年国债价格波动变化,包括政策调整因素的影响,没有超过1%的。2.5%应该是高估了。

国债期货越做越大,尉文渊心也越来越虚。期货和股票不一样,期货是允许透支的,是可以买空卖空的。这骡子一旦发起狂来,如何拽得住它?要设法控制住透支。

尉文渊下了几次决心要解决这个事,但工程巨大,整个逻辑都要重新设计,整个系统都要重新编写,尉文渊几次没弄下去。如今耿亮又提出监管问题,尉文渊自然高兴。但是,耿亮来晚了,期货管理办法出迟了。耿在1995年11月24日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

收市前半小时,尉文渊陪着耿亮到交易大厅里转,讲这讲那,忽然发现交易量不对,尉急令快查。等查完回来,1分钟后就收市了。尉文渊一身冷汗。

事后他回忆道:我胆战心惊!我第一个想法是不能交割!第二个想法是这消息明天不能出去!万国就32个亿,如果万国垮了,就会连带挤兑!即使交割了,万国也不会占便宜,消息一出来,价格还得往上涨!万国也在劫难逃!收市后上交所紧急开会,争来争去,尉文渊急了:“你们谁也别说了,就听我的,撤单,必须撤单!”尉文渊心里堵堵的。不撤单这市场要崩溃!这几年就白干了,这十几年的金融改革也就全毁了。但是,撤单也要担着极大的风险,讨债是什么滋味?这可不是讨仨俩儿钱的,动就是几十亿!晚上10点,尉文渊一个人跑到二楼贵宾室坐了一个小时。孤独的时候就想到了组织,就倍觉领导亲。

有领导很亲切地说,要慎重处理,要保持社会稳定。有领导担忧,停止交易会不会产生国际影响?有领导特实在,说交易所的具体事我们也管不了,你们看着办吧,我们只希望把事情处理好。尉文渊忽然怀念起过去在人行的日子来,那时候有组织多好呀。而上交所,文件也没得学习,计划生育也没人来查……当晚上交所宣布:23日16时22分13秒之后的交易是异常的,经查是某会员公司为影响当日结算价而蓄意违规,故16时22分13秒之后的所有327品种的交易无效,该部分成交不计入当日结算价、成交量和持仓量的范围,经过此调整当日国债成交额为5400亿元,当日327品种的收盘价为违规前最后签订的一笔交易价格151.30元。

上交所对管金生是客气的,当时并没有公布管金生和万国的名字,但万国是死定了。如果按照上交所定的收盘价到期交割,万国赔60亿元人民币;如果按管金生抡板斧砍出的局面算数,万国赚42亿元;如果按151.30元平仓,万国亏16亿元(另有一说亏6亿)。什么叫金融大鳄,那绝不是老百姓居家过日子所能比的,好比乒乓球和地球相比。第二天,万国证券公司门口发生挤兑。

2月27日和28日,上交所开设期货协议平仓专场,暂停自由竞价交易。在财政部发出贴息公告后,327国债价格上升5.4元,其他市场上327的价格在154元以上,而上交所前周末的收盘价为152元。多空双方意向相差较大,协议平仓困难重重。

27日,协议平仓只成交了7000多口,而327持仓量高达300多万口。2月28日,上交所再次强调:对超规定标准持仓的将采取强行平仓,平仓价将参照27、28日场内协议平仓的加权平均价来确定,大约在151元左右,致使平仓交易开始活跃,28日平仓140万口,327国债占85%以上。3月1日又延期一天进行协议平仓,当天平仓量达到80万口。3月2日虽然不设平仓专场,但327品种平仓仍达到25万口。

经过几天的平仓使持仓量有了较大的减少。拿管金生怎么办?1995年9月20日,国家监察部、中国证监会等部门都公布了对“327国债事件”的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决定说,“这次事件是一起在国债期货市场发展过快、交易所监管不严和风险控制滞后的情况下,由上海万国证券公司、辽宁国发(集团)公司引起的国债期货风波。”根据现有的资料去分析1995年的事件,1995年中经开的特殊背景,和中经开在市场上疯狂做多的行为来看,中经开很有可能参与内幕交易,在市场并不确定是否增加贴息率的时候,已经得到内幕消息,确定财政部一定会加息。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这桩内幕交易即使不是最大的一桩内幕交易案,也是影响最恶劣的内幕交易之一。2月23日整个一下午,尉文渊都在跟证监会期货部主任耿亮说事。耿亮说,证监会刚向财政部争下国债期货的管理权,国债期货管理办法修改完了,准备发布。在这之前3年,1992年,尉文渊到美国转了一圈,看人家金融工具创新红红火火,中国不搞不行。

但上交所是为股票设计的,市场又小,怕是承受不住期货。回来后和领导商量,大家都说搞是可以,但不能风险太大。什么最稳定?当然是国债。

国债是固定利率,风险会小一些;而国债期货能够促进国债市场的发行,当更容易得到上层的支持。尉文渊还有个小算盘:证监会刚成立,还管不到这一段,早干比晚干好。于是12月先开了国债期货。议论了多次,决定国债期货的保证金定在2.5%这样效率既高?又能避免风险。

上交所研究了历年国债价格波动变化,包括政策调整因素的影响,没有超过1%的。2.5%应该是高估了。国债期货越做越大,尉文渊心也越来越虚。期货和股票不一样,期货是允许透支的,是可以买空卖空的。

这骡子一旦发起狂来,如何拽得住它?要设法控制住透支。尉文渊下了几次决心要解决这个事,但工程巨大,整个逻辑都要重新设计,整个系统都要重新编写,尉文渊几次没弄下去。如今耿亮又提出监管问题,尉文渊自然高兴。但是,耿亮来晚了,期货管理办法出迟了。

耿在1995年11月24日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收市前半小时,尉文渊陪着耿亮到交易大厅里转,讲这讲那,忽然发现交易量不对,尉急令快查。等查完回来,1分钟后就收市了。尉文渊一身冷汗。

事后他回忆道:我胆战心惊!我第一个想法是不能交割!第二个想法是这消息明天不能出去!万国就32个亿,如果万国垮了,就会连带挤兑!即使交割了,万国也不会占便宜,消息一出来,价格还得往上涨!万国也在劫难逃!收市后上交所紧急开会,争来争去,尉文渊急了:“你们谁也别说了,就听我的,撤单,必须撤单!”尉文渊心里堵堵的。不撤单这市场要崩溃!这几年就白干了,这十几年的金融改革也就全毁了。但是,撤单也要担着极大的风险,讨债是什么滋味?这可不是讨仨俩儿钱的,动就是几十亿!晚上10点,尉文渊一个人跑到二楼贵宾室坐了一个小时。孤独的时候就想到了组织,就倍觉领导亲。

有领导很亲切地说,要慎重处理,要保持社会稳定。有领导担忧,停止交易会不会产生国际影响?有领导特实在,说交易所的具体事我们也管不了,你们看着办吧,我们只希望把事情处理好。尉文渊忽然怀念起过去在人行的日子来,那时候有组织多好呀。

而上交所,文件也没得学习,计划生育也没人来查……当晚上交所宣布:23日16时22分13秒之后的交易是异常的,经查是某会员公司为影响当日结算价而蓄意违规,故16时22分13秒之后的所有327品种的交易无效,该部分成交不计入当日结算价、成交量和持仓量的范围,经过此调整当日国债成交额为5400亿元,当日327品种的收盘价为违规前最后签订的一笔交易价格151.30元。上交所对管金生是客气的,当时并没有公布管金生和万国的名字,但万国是死定了。如果按照上交所定的收盘价到期交割,万国赔60亿元人民币;如果按管金生抡板斧砍出的局面算数,万国赚42亿元;如果按151.30元平仓,万国亏16亿元(另有一说亏6亿)。

什么叫金融大鳄,那绝不是老百姓居家过日子所能比的,好比乒乓球和地球相比。第二天,万国证券公司门口发生挤兑。2月27日和28日,上交所开设期货协议平仓专场,暂停自由竞价交易。

在财政部发出贴息公告后,327国债价格上升5.4元,其他市场上327的价格在154元以上,而上交所前周末的收盘价为152元。多空双方意向相差较大,协议平仓困难重重。27日,协议平仓只成交了7000多口,而327持仓量高达300多万口。2月28日,上交所再次强调:对超规定标准持仓的将采取强行平仓,平仓价将参照27、28日场内协议平仓的加权平均价来确定,大约在151元左右,致使平仓交易开始活跃,28日平仓140万口,327国债占85%以上。

3月1日又延期一天进行协议平仓,当天平仓量达到80万口。3月2日虽然不设平仓专场,但327品种平仓仍达到25万口。经过几天的平仓使持仓量有了较大的减少。

5、327国债事件的概述

90年代中期,国家开放了国债期货交易试点,采用国际惯例,实行保证金制度,虽然大大的高出了1%的国际标准,但2.5%的保证金制度仍然把可交易量扩大到了40倍,有效的提高了国债期货产品的流动性。由于期货价格主要取决于相应现货价格预期。因此,影响现货价格的因素也就成了期货市场的炒作题材。

影响1992年三年期国债现券价格的主要因素有:基础价格:92(3)现券的票面利率为9.5%,如果不计保值和贴息,到期本息之和为128.50元。保值贴补率:92(3)现券从1993年7月11日起实行保值,因而,其中1995年7月份到期兑付时的保值贴补率的高低,影响着92(3)现券的实际价值。贴息问题:1993年7月1日,人民币三年期储蓄存款利率上调至12.24%,这与92(3)现券的票面利率拉出了2.74个百分点的利差,而1994年7月10日财政部发布的公告仅仅规定了92(3)等国债品种将与居民储蓄存款一样享受保值贴补,并未说明92(3)现券是否将随着储蓄利率的提高进行同步调整。因此,92(3)现券是否加息成为市场一大悬念,直接影响92(3)现券的到期价值。

1995年新券流通量的多寡也直接影响到92(3)期券的炒作,由于上海证交所采用混合交收的制度,如果新券流通量大,且能成为混合交收的基础券种,那么,空方将有更多的选择余地,市场将有利于空方,如果相反,则对多方有利。这些价格的不确定因素,为92(3)国债期货的炒作提供了空间。90年代中期,国家开放了国债期货交易试点,采用国际惯例,实行保证金制度,虽然大大的高出了1%的国际标准,但2.5%的保证金制度仍然把可交易量扩大到了40倍,有效的提高了国债期货产品的流动性。由于期货价格主要取决于相应现货价格预期。

因此,影响现货价格的因素也就成了期货市场的炒作题材。影响1992年三年期国债现券价格的主要因素有:基础价格:92(3)现券的票面利率为9.5%,如果不计保值和贴息,到期本息之和为128.50元。保值贴补率:92(3)现券从1993年7月11日起实行保值,因而,其中1995年7月份到期兑付时的保值贴补率的高低,影响着92(3)现券的实际价值。贴息问题:1993年7月1日,人民币三年期储蓄存款利率上调至12.24%,这与92(3)现券的票面利率拉出了2.74个百分点的利差,而1994年7月10日财政部发布的公告仅仅规定了92(3)等国债品种将与居民储蓄存款一样享受保值贴补,并未说明92(3)现券是否将随着储蓄利率的提高进行同步调整。

因此,92(3)现券是否加息成为市场一大悬念,直接影响92(3)现券的到期价值。1995年新券流通量的多寡也直接影响到92(3)期券的炒作,由于上海证交所采用混合交收的制度,如果新券流通量大,且能成为混合交收的基础券种,那么,空方将有更多的选择余地,市场将有利于空方,如果相反,则对多方有利。这些价格的不确定因素,为92(3)国债期货的炒作提供了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