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代理网
股票配资平台招商_外盘国际期货代理_期权外汇开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外汇平台开户 > 正文

[股票趋势分析]市场抛售是否会恶化?

作者:yx1898发布时间:2021-09-22分类:外汇平台开户浏览:358


导读:周一标准普尔500指数经历了自5月以来最糟糕的一天,季节性疲软以及提高债务上限临近最后期限引发了抛售。这些担忧加剧了市场的不安,但JimBianco表示,市场的下一步行动...

周一标准普尔 500 指数经历了自 5 月以来最糟糕的一天,季节性疲软以及提高债务上限临近最后期限引发了抛售。这些担忧加剧了市场的不安,但Jim Bianco表示,市场的下一步行动都回到了一个中心主题:利率

他周一在接受 CNBC 的“Trading Nation”采访时表示,他更加关注10年期美债,债券市场会表明周一的抛售是否会恶化,还是只是昙花一现。

“如果股市调整过程中利率保持韧性甚至走高,我认为这是危险信号。如果未来几天利率随着股价下跌而下行,那么我认为可以松一口气,因为我们可能正步入平静期。”

他补充说,美国国债收益率走低意味着,随着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投资者转向债券而非股票,如果10年期收益率下降至1.25%左右,市场可以松口气。

另一方面,如果10年期利率升至1.38%或更高,这表明投资者担心“可持续性通胀”,美联储被迫采取比许多人预期更快的行动。尽管股市已创下历史新高,但美联储缩减规模的担忧仍是对华尔街的威胁。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周一交投在1.31%左右。8月初,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下跌至1.13%。虽然美联储一直声称通胀是暂时的,但Bianco认为有迹象表明通胀可能会持续更长时间。例如,如果没有经济重新开放的部分,如机票和餐馆,他说通胀看起来也很高。他说:

“除去所有重新开放的部分,我们仍然有大约3.5%的通胀率,这对美联储来说也太高了,如果市场开始相信通胀率将保持在3%左右,则1.3%左右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是不可接受的,这可能会给债券市场带来真正的问题。”

关于debt ceiling

民主党在参议院和众议院占多数并占有总统位,这意味着如果民主党以任何方式都可以提高债务上限。但是随着拜登支持率下降,民主党内部出现反水:Manchin表示不会支持3.5万亿的预算方案;Kyrsten Sinema表示重新设计她的政党支出计划(减少它们);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表示,他会投票减少开支计划规模。

现在,只有拜登支持率回升,民主党的参议员才会改变立场。当然共和党也不愿意背负美债技术性违约的骂名,最可能的是到了最后时刻两党才会以某种方式就债务上限达成一致意见。而这可能成为市场的黑天鹅。

去年4月的“负油价”事件依然让人历历在目,当时这件事生动地表明全球经济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冲击,需要美国政府和美联储采取特殊的政策回应。仅仅17个月后,本周美联储决策者将要讨论,如何随着时间推移,解除部分刺激政策。

2020年的“负油价”事件,是疫情冲击经济导致需求崩溃造成的结果。由于储存设施已满或储存费用极其昂贵,石油持有者争先恐后地清算他们的过剩供应,有些人甚至愿意付钱给买家,让他们将油转走。

当时市场的主题就是需求不足,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决策者,尽管没有那么极端,但更加笼统。它导致了央行采取极端宽松的金融货币政策,其特点是利率异常低,通过购买大规模资产,给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同时采用极其宽松的前瞻性政策指导。

事实上,美联储在2020年所做的事情,虽然规模和范围都非同寻常,但实际上是建立在10年来非同寻常的货币政策之上的。

如今,宏观经济形势已经大不相同。

家庭和企业部门总体上都拥有强劲的资产负债表,这主要受益于充足的财政转移支付和补贴债务再融资。市场需求和情绪都保持稳定。

唯一阻碍需求进一步繁荣的是新冠病毒delta变体。即使如此,也不足以抑制零售销售,正如上周靓丽的零售销售数据所表明的那样。

仅这一点就足以让美联储在本周详细说明它打算如何以及何时撤回两项紧急措施,这些措施在经济和金融因疫情冲击而恶化一年多之后仍然在实施。

美联储应宣布立即开始逐步退出量化宽松,目标是在明年上半年取消每月1200亿美元的购债计划。而且,美联储应该通过其前瞻性政策指引发出信号,暗示从明年下半年开始逐步上调近零利率。

但是,虽然总需求不足不再是一个问题,但供应方面目前且在一段时间内仍然存在问题。影响供应链、运输和工人可用性的因素远远不是临时和可快速逆的因素。较长期的结构性力量也在发挥作用,加剧了通胀的“幽灵”,而通胀仍然比美联储此前反复预测的更高、更持久。

这也表明,美联储应该开始逐渐收紧其量化宽松政策,且释放其打算通过提高利率以有序方式“踩刹车”的意愿,尤其是在以下情况下:

在国会愿意快速通过拜登政府的基础设施计划的情况下;

在国内外金融监管机构能更好地协调,以加强审慎政策的情况下,特别是在抑制非银行市场参与者过度冒险方面。

然而,美联储本周不太可能这样做,原因有几个决策者们可能无法充分接受需求和供应之间的形势变化,他们也可能担心多年来被大量流动性推高的资产价格,会因为政策的突然收紧而出现无序回调。

美联储可能会采取更加“鸽派”的方式,而不是现在就开始taper或暗示明年开始有计划的逐步利率正常化。美联储可能暗示在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初开始taper,重申taper决定与政策利率决定脱钩,发出延迟和较慢的利率正常化信号,并用大量条件化的语言将所有这些暗示包装起来。